风波不平(风乐)

(cp风乐,也可以叫风波
你以为是风不知x乐波君吗,那就太天真了,
本文cp:南风不竞x乐波君
我诡异的萌感没救了!雷者误入
慎入!
慎入!
慎入!

还有,自从发现南风不竞的眉眼和东君有那么一丝丝相像,对他的好感蹭蹭往上涨
不过他明显要狂一点,张扬一点,我们东君要深沉多了)

第一章 好基友一辈子

“乐波君,乐波君……”

谁在叫我,这熟悉的声音,是风不知吗!

艰难睁开的双眼,突破重重叠叠包裹的黑暗,入眼是久违的光明,“这……是蓝天白云……”

还是凝晶雪峰的天空!

要问他为何这样清楚,死前最后一眼,这种晶莹剔透的蓝色,深入他的眼底,这一辈子,怕是想忘也忘不了了。

“乐波君,你终于苏醒了!你知道我等你多久了吗。”

“嗯,”再一转眼,看到身边的人,竟然是风不知,“你,风不知,我们竟然还活着,真是……想不到我还有再睁开眼的一天!”

乐波君看到风不知抬抬手,最后又轻飘飘地放下,一脸嫌弃与无奈的小表情,活灵活现,很是生动形象。

“你这是什么表情,这么久没见到兄弟的面,一上来就这样,真的好吗,不该亲切万分吗?”

“不是我不给兄弟面子,而是你现在,一点常识也没有了,”风不知倒是很想摸摸乐波君的脑袋,看看他是不是睡一觉,智商也睡没得了,然而像这种高难度的动作,他现在实在是无能为力啊。

“难道,”神经莫名一紧绷,他试探着开口,“我们这是在阴间说话,还是说,先前和阿獍的相识都是黄粱一梦,我这是睡了大觉才醒来!”

“啊,对了,这样就说得通,”他一握拳,“一定是听到老板派我们刺杀阿、羽人非獍这个消息太激动了,激动到睡不醒,毕竟是刀戟戡魔之一,江湖上颇负盛名啊。”

“你你你,”风不知摇摇头,无奈地一抹额,“乐波君,乐波君!脑洞开太大,收收吧!我们死了,只是没死透,认清现实吧!”

“你,阿风,小风,风不知,你不能让我开心几秒,让自己也开心几秒吗?”他耷拉着眼皮,说话的表情,带着几丝埋怨,又忧伤。

“我……”风不知叹一口气,不说话了。

知晓朋友的心情坏了,乐波君反过来宽慰他,他抛去一个橄榄枝,扯开话题,“小风,现在怎么回事,说来给我听吧。”

“你就快告诉我吧,我可是一直在等你讲故事,别让我等太久啊。”

“嗯,你让我说我就说,真是掉价了!”风不知撇撇嘴,“是这样,我们死了,死得很干脆,什么幽燕征夫武功高强的杀手,被人家干脆利落几招就搞掉了,可是身体凉了,意识却没散,一直蛰伏,然后这这样了,你知道了。”

“这,”乐波君也很想拿自己的竹笛敲敲对方的脑袋,“小风,给我们彼此,多少留点自信心好嘛。”

风不知侧身,“要什么自信心,反正我被打击到了,你敢说你没有?”

“诶,其实还真有一点,不过,”他墨绿的眼尾一扬,用大拇指和小指做了个手势,“只有这么一丢丢而已。”

“武林那么大,奇人异士多不胜数,说不定我们运气比较差,碰到了一个身世怪,脾气怪的硬茬。”

“嗯,也对,算我们衰!等等,”风不知转身看他,表情很是奇怪,“那个人说他被丢弃在这里,你不会真信了吧!这明显的胡言乱语,答非所问,说这些气死人的话,真是难缠的人。”

“看他眼神,懵懂单纯,不似胡言乱语,世间之大,无奇不有,说不定是真呢。”

“算了,”风不知一挥手,“现在说这些都晚了,人都死了几秋了,也不知现在是何年何月。”

乐波君看着风不知瞳孔里自己不甚清晰的虚影,好似下一秒就要消散在天际,说不出心中是什么感觉,他半是玩笑的说,“小风小风,你不够意思了,同是虚影,为什么你的看着这么真实,和实体不差,我就快成一团墨绿色的烟雾了。”

说着,他去摸风不知的肩膀,胸膛,可还未等接触上的一瞬间,手指就变成一道青烟,消散无形了。

“这,”叹一口气,乐波君看着自己又重新聚拢的指尖,无奈地感叹,“这是要我去演聊斋吗?”

这一句话,进了风不知的耳,换来一个白眼,很是鄙视的白眼,他一句话拉回乐波君的思绪,“谁说我是虚影了。”

“你,”乐波君正讶异间,却看面前人缓缓闭上双眼,身躯就要倒下,他忙忙去接,徒劳无果后,无依靠的身体重重跌落在雪地里,大雪纷飞,乱飘的雪花之中,这身体倒地的姿势,很是有感觉。

有壮士扼腕,侠者退场的感觉,嗯,有魅力。

抱着期待后续发展的好奇心理,乐波君凑进去一看。

却突然一股青烟升起,淡红色的烟雾浮动, 一人的身影渐渐浮现,是风不知的面目,“看到了吗,乐波君,现在吾才是虚影,这是吾的意识形态。”

“啊,原来如此!”他恍然大悟。

“吾意识清醒很久了,一醒来,就一直在等你,吾二人一同前来,自然要一同回去。”

“你,阿风,你为什么又回到躯体里去了,不陪我一起做虚影吗!”

“砰——”

第二次倒地的声音,淡红色的虚影再次浮现,乐波君去够他的肩膀,果然又是化烟,不过这次是两道,两道烟气缠绕在一起,不分彼此,最后随着主人的迁移,又缠缠绵绵的分开,真是越看越有意思,他玩得不亦乐乎。

“乐波君,你有听我说话吗!”

“有,当然有,想要我感动,要我说感谢,就直说吧。”

“乐波君,我真是小看了你的厚脸皮。”

“是我小看你了,你脾气好似变好了不少,不赶时间,不生气不急躁了?”

他挥挥手,“对待兄弟,吾一项有耐心。”

“而且你没有苏醒的日子里,我的耐心也被锻炼得很好了,还有,吾事后一想,你与那怪人讲理时,若果不是吾执意动手,说不定结果会有不同。”

“哪里,动手不一向是武林人的专长,潇洒快意,不爽就干嘛,风不知,吾的好朋友,你是真性情了,何须为往事介怀。”

“也对,路总在前方,哪有人总看身后。”话刚落下,他即刻催促,“乐波君,既然你醒了,我们就快离开这里吧!这个鬼地方,什么凝晶雪峰,吾再也不会来了。”

“什么,这么突然!”

“突然吗!这么一个耻辱丧命的所在,你还想待多久,何况,吾先前看过了,此地环境特殊,山石风雪皆有奇异的能量,吾的身躯落地,被风雪覆盖,竟未曾腐化,才得以神识回身。”

“而你,你被那怪人重创后,身躯落地随即被出招冰冻成冰石,虽更加保持了身躯的完整性,但是这许多年过去,身躯与冰层融为一体,神识难以入体,即便入体,也难以行动,因此该找寻武林奇人异士,为你将身体解救出来。”

他这一席话,说得顺畅无比,自然流利,乐波君心中不知作何感想,最后只说,“你要如何带吾下山。”

同为幽燕征夫特立独行的杀手,因相同的价值观,人生观念而聚集在一起,成为好搭档,好伙伴,又因契合的性格而成为兄弟朋友,他二人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多年的深厚感情,无数次的同生共死,兄弟情义,一切尽在不言中。

“很简单,”风不知神采飞扬,虚影一闪,神识回体,他取出随身携带的铁绳,铁绳系好冰块,只道:“一手拉绳,拖下山就好了!”

“你,是吾想多了!脾气坏的人想不到温柔的方式的。”

“哪里是想不到,是干不成,乐波君,吾现在充其量是个会活动的尸体,用力太大,吾实在担心会神识离体,所以暂时只能这样了,先委屈你一下了,不过不用担心。”

他敲敲那冰块,“它坚硬无比,不会轻易碎掉的。”

听他这样说,乐波君更担心了,江湖险恶,他们现在这种情况,两个人没一丝战斗力,真的没问题吗。

乐波君又突然想到一件事情,他忍不住左右看看,又环视一圈,他的武器,笛剑,插入那个人的掌心后,不知道被带到哪里去了。

真是惨了。

正是忧愁的时候,耳边又传来一个声音,“乐波君,快过来,到我的酒壶里来,你现在这种状态,吾实在怕一阵风把你吹散,几滴雨把你冲走了。”

乐波君摸摸心口,更心塞了。

酒葫芦一打开,咦,怎么会一股酸酸的味道,乐波君面带难色。

“乐波君,有什么问题吗!”

“风不知,你的酒坏了。”

“坏了就坏了,反正吾不会喝。”

算了,为了不辜负好友的美意,乐波君心一横,把自己团成一小团,扒拉着酒壶蹭的一声跳了进去。

黑黢黢的酒壶里,他眼看着瓶口外的青天白日,笼罩在一只巨手的阴影之下,当最后一点光明被堵住时,他忍不住大喊到,“风不知,好兄弟,早点放吾出去啊!”

“乐波君,你放心,下山找好住处,就放你出来。”

评论(2)

热度(7)

©螭以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