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生花(芙天)

(时间城的时间出了问题,嗯,所以天来眼回到从前了,

本文cp,芙蓉骨X天来眼)

第一章 时间回溯

我的命是你救的,你的命令,是芙蓉骨毕生追求的目标。

……

你将这么重要的东西交付于我,吾一定以命守护之。

……

誓言而已,天来眼听听罢了,从不当真,谁料到那人却一语成谶,从此相见无期。

曾经的同伴一一离去,终究只剩他一人,孤军奋战了。

谁说面由心生,生得一副好皮囊的人,心思就一定如外貌般惹人欢喜吗。

天来眼抚上自己面颊,他就是最好的例子了,如白石美玉般精雕细琢的面孔下,却不见一颗同样通透灵秀的心。

反而,是满腹心机,善用人心,玩弄诡诈之术的小人一枚。

他是没料到,曾失去的完美面容,竟然有再次拥有的一天。

这张面孔,这副皮囊,与毒术,皆是他引以为傲的本领,不可剥夺的资本。

长袖拂过铜镜,镜面压下,昏黄的烛火下,完美的面容一如往昔,暖黄色的光芒,一点点晕开在他如玉白皙,无暇的肌肤上,跳跃起朦胧瑰丽的火光。

衣摆一扬,烛火熄灭,满室寂静之中,低沉诡异的笑声在无声的黑暗中回荡,随着夜风飘散在无尽的夜色里。

果然,果然,吾的面孔是天赐,上天赐予吾天来眼的东西,终会回来,终会回来……

这个念头出现在脑海中的一刹那,天来眼不会想到,不需多久,不只是他的面容,就连他这个人,这条命,在不远的将来,或许是下一刻,就会被天收走呢。

谁说,将欲取之,必先予之,连老天爷也懂得这个道理呢。

容貌再次被毁,天来眼的癫狂自不必说,最后结局,也不过是,终困于心术,反折了一条轻薄性命。

如纸落沟渠,污了洁白的页面,浸润了杂色,再揉碎在渠底。

武林的每一天,都有人入江湖,然而这个江湖,风大浪大,只许进不许出,若是要出,便是折在了风浪里,跌落进深不见底的漩涡。

红雪埋白骨,没人会在意今天的武林又多死了一个人。

还是一个自作孽的小人。

正是这死前的不甘愿,死前的癫狂,才使得现在的天来眼分外不淡定。

这是什么原因,他竟然回到了从前,在西南的这段时光,这是他最快意自在,顺畅无阻的日子。

自从为追求毒蛊之术的巅峰,与芙蓉骨等人来到中原大地,他的好运好似就截止了,每一次以为的成功在即,随即就会被一干所谓的武林正道打压下去。

他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身后却突然一阵脚步声响起,随即一道声音送入耳中。

“天来眼,一切准备就绪了吗,我们该出发了。”

更显低沉沙哑的声线,缓慢而阴森的语调,不是芙蓉骨,又是谁。

他迟疑一瞬,转头看去,果然是他,容貌完好如初的芙蓉骨,这张面孔,他是有多久没见过了。

天来眼,天来眼,天来之眼,俯视苍生,神来之笔,画龙点睛。若说人如其名,合该是伟岸俊挺的模样,但实则,他的皮囊,比过绝代红颜也不过分,更还别添了几分出尘清丽之姿。

而同天来眼一般,芙蓉骨的名与他的相貌也是搭不上边的。既是芙蓉骨生花,但偏偏眉目深邃而阴沉,衣衫配饰多是阴冷寒气的骷髅模样。

样貌虽俊逸,但阴郁之气太过明显,立体的轮廓,异域之人的身份更是凸显无疑。这副相貌,相信见到这人的第一眼,多是提不起半点好感,只能敬而远之。

被人这样盯着,哪能注意不到,芙蓉骨眼睛一瞥,指尖点点自己的面颊,“盯着吾看这么久,我脸上是有什么值得注目的地方。”

“芙蓉骨,你用这种语气与吾说话,应该吗。”

“不然呢,”芙蓉骨的语气依然不浅不淡,他拢手到身后,宽大的衣袖遮住了那双惯常杀人于无形的双手。

因为常年练毒的缘故,手掌被覆上一层浅灰,指节笼罩着浅淡的墨色,指甲更是被毒物染成一片深沉的黑。

他踩着幽冥般地步伐踏出房门,阴森森的语气却一直飘散在房内,“只差你了,天来眼,别再拖延时间,快速动身前往中原吧。”

这种语气!

这种语气!

这是多少年不曾听闻的散漫态度!真是久违的熟悉!

可恶!

竟然如此轻慢对待吾!

他一掌劈碎身前的木桌,心情才稍微平复。

他突然忆起,对了,他三人皆是心高气傲之人,同为西南用毒高手,志同道合才结为一路,日后芙蓉骨会对他唯命是从,听之任之,皆是因为他三人与南宫神翳炼药失败,他以己身试毒,制出解药,美其名曰为伙伴无私奉献,才得以让这人对他钦佩有加,马首是瞻。

不过,话虽如此,知道理是一方面,真正感受到这天差地别的待遇,心里总是不舒坦。

天来眼抚平自己胸口的气闷,开始收拾行李。

这回来的时间真是选的好,竟然是刚刚出发前往中原的这天,他咬咬牙,嘴角扯开一个狰狞的笑容。

南宫神翳,这次吾不会让你有赶吾出翳流的机会。

芙蓉骨,迟早有一日,让你再次成为吾之打手。

评论(3)

热度(8)

©螭以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