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圣耀刀赏X异贤剑殊)

第一章 刀赏剑殊

当清晨第一束阳光刺破云层时,百鸟啼鸣,随即而来,是市集上愈来愈多的人流,热闹纷繁的早市在一片嘈杂喧闹的叫卖声里开始了。

而离村落不远处的一间客栈里,二楼长廊上一个素衣墨衫的青年在一间房门前站定,他一手持着红色木盘,带着几分犹豫,敲开了房门,“道友,吾带了些食物来,你要用吗?”

房门里传来几声咚咚的脚步声,接着是一阵夹杂怒气的男声,穿透木扉,炸进耳里,“道友,还是自己用食吧,吾最近被某人气急了,实在是食难下咽。”

门外的男子面色有一瞬的尴尬,“道友,不若把门打开,有什么事情我们慢慢解决,你已经三天没出房门一步,更遑论进食,即便练武之人,长此以往,终是有损于修为根基。”

这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了。

不过显然里面那位不吃这一套,“噢,才三天不吃饭,你就诅咒吾的根基,还是说你认为吾有这么弱,三天就会面黄肌瘦,损了根基,误了修为了。”

门外的圣耀刀赏微微皱了眉,他这个道友的脾气果然是一如既往的坏,不生气则已,还算彬彬有礼,可一旦发起怒来,那是无理取闹,咄咄逼人至极。

他一扶额,想到引起异贤剑殊生气的事件起因,眉头皱的更深了。

他二人同为法门弟子,一直结伴同游江湖,已不知有多少年头了,而前几日,路过此地村落,正巧赶上市集,当日里有两个人正在叫卖一把异刀。

刀色冷芒青幽,观其材质定是不凡,造型奇特别致,定是暗藏机关。更不消说周身的冷幽之气,诡异之至。但即便如此,也不能否认这是一把好刀,而偏偏圣耀刀赏也不负他的名号,是个刀痴。

于是,他生出了要将宝刀带回家的心思。

可偏偏,他才初一展露这一心思,立刻就被好友的强烈反应而惊讶到了。

如此斟酌许久,圣耀刀赏决定先解开友情之危,再去向那二人讨那宝刀。

所以才有了这客栈小住,在此地逗留停滞了。

可偏偏这几日来,他二人之间的关系不仅没有缓解,反而愈加如冰似火了。

他揉着额头,颇感无奈,圣耀刀赏的面相本就是不怒自威,长眉倒竖,直入发鬓,斜飞眼尾下是一双如吊睛白虎般的眸子,瞧着就是副令人心生惧怕,威赫凶狠的模样,此刻这眉头一皱,硬生生吓得四周路人退避三舍。

不过话说回来,他的这般长相,也算应了他法门弟子的身份。

“剑殊,开门,让吾进去。”

道友这称呼,其实还算有由来,两人关系不是一般的铁,说唯一的挚友也不为过,但是互相称呼时,叫挚友太过肉麻了,叫名字有点怪怪的感觉,叫好友,朋友呢,关系特殊性好像又不太明显,最后由圣耀刀赏提议,叫道友,情义相投,志同道合之友,这就非常棒了。

于是异贤剑殊欣然应许,还颇觉有趣味,于是一直称呼至今。

如今乍一听竟然被唤了本名,难免稀奇,他手指抚摸着手中的宝剑,执剑起身,大发慈悲,给门外的好友开了条缝,“有话就快说吧,当然如果是关于那把不详之刀的事情就算了,千万不要告诉我,吾不想知道,吾只要一个答案。”

虽被戳中了心事,圣耀刀赏还是想做最后的挣扎,“剑殊,为何你对吾换刀之事反应如此剧烈,可以详细告知吗,或许知道了问题源头,一切便迎刃而解了,我们的矛盾也会烟消云散了。”

“哈,”回应他的是一声冷笑,以及一阵剧烈的摔门声。

“你是要吾这个好友,还是那把不详之刀,看来你的选择是后者了,既然如此,就不要来管我了,我们分道扬镳吧!”

“剑殊,”脚一动,身一闪,赶在门缝闭合的一刻,修长的手指及时握住了扇门边沿,足下划圈,巧劲一使,成功侧身挤进来房门,“剑殊,吾绝无此意。”

异贤剑殊依然不依不饶,“都没主人家的允许,就擅自进门了,吾的感受早已不在你行事的考量之内,你早已不拿吾当朋友了,就因为一把刀吗,吾今天才知道,原来我们的友情这么廉价了!”

“……”

圣耀刀赏默然无语,那把异刀不仅不廉价,反而是千金不易求的无价之宝啊。

事实虽如此,但是异贤剑殊正在气头上,他实在不敢反驳什么。

可没想到,他那方话音刚落,长袖一翻,长剑抵地间,一道轻秀锐利的剑气已朝着圣耀刀赏袭去了。

这一剑着实突然,圣耀刀赏侧身一翻,险险避过这一击,只可惜手上的精致佳肴已经摔了个七零八碎。

而那落空的剑气直直甩出去将身后的门扉,拦腰截断,碎裂成数块,终成一地狼藉了。

圣耀刀赏再次沉默,搞出这么大的动静,肯定是惊动了客栈的老板了,他侧头看一眼那缩在楼梯间,上不得,下不得,一脸担惊受怕的小老板,“剑殊,打坏客栈大门,你又让吾破费了。”

对面的剑者一听瞬间怒气值飙升至顶峰,“什么叫又,吾劝你快去找你的宝刀,别来碍我的眼了!”

素衣玄服的刀客竟真如对方所言,转身了,这场面实在出乎围观众人的意料,却见他走到那小老板的身边,抬手给了对方一锭银子,又说了几句话,才转身接着说:“道友,我们在此刻逗留太久了,离开吧。”

闹到动武的局面,实在非他所愿,他继续说到,“道友,天下宝刀千千万万,多它不多,少它不少,不过异贤剑殊却是只有一个,万万不能少。”

“嗯?”剑客却好似不信,好友对刀的痴迷他可是最清楚不过,他的绝招还没用尽,这人就妥协了,真这么简单吗,“你此话当真吗?”

“然也,但吾还想再前往市集一寻那二人,毕竟是宝刀一把,虽然无法成为它的主人,但是上手一试也算了我的心愿,道友,你该不会介意吧。”

异贤剑殊一闭眼,收剑转身,“好,那就现在动身,早点了你的心愿,早点离那把不详之刀远一点。”

再来市集,果然又见到那二人,当时,圣耀刀赏意欲以昊辰剑一试那异刀,定下约定,若昊辰剑断,便以千金买断宝刀,熟料被异贤剑殊阻拦,于是他只给那二人十金,请其为其留刀数日不卖,等他调和二人矛盾再来。

可今日前来,既不是为了宝剑对决,也不是为买刀一事了。

那卖刀的两人一见他二人,立刻迎上前来,“这是取刀的大爷来了嘛!”

嘴唇上留着一撮细小胡须的人接着话头,“是,就是那两位侠客,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说好的千金,没得商量啦!”

圣耀刀赏上前一步,“可否先让吾一试此刀?”

“好,给你,”另一个小贩将刀交予圣耀刀赏手中。侧着头,又对着那人使眼色,咬耳朵,“那人说的是两把剑互拼,这把赢了才有那么多金子得!”

“那,这能够吗?万一我们这把断了怎么办?”

“你放心,这刀切石头像削豆腐,没那么容易断。”

那两人互看一眼,等着看两剑对拼,乖乖收钱,却没想到墨色衣衫飞扬间,圣耀刀赏手持邪刀,运出一击,“圣耀无边!”

一招既出,四周木折草摧,尘烟四起,吓得那卖刀二人抱作一团。

抬手挽了个刀花儿,他上前还刀,那两小贩被惊了一跳,颤巍巍接过宝刀,壮着胆子细声细语地问到,“大侠不要刀了吗?”

“不必了。”

“大侠,就算你不要刀了,先前给我们的十金,可也不会还你了,你看我们也等你很久了!”

“好。”

行离市集许久,走到荒郊野岭时,异贤剑殊突然发问,“怎样,那把不详之刀,上手如何啊?”

“嗯,或许你说的对,那把刀不适合我,吾行功运气出招时,竟有凝滞之感,远不如昊辰来的顺手。”

说着,他抬手取下昊辰,轻抚刀身,“自诩为爱刀之人,却甘愿以刀试刀,吾惭愧了。”

“难得你有这种觉悟,”异贤剑殊抬手拍拍他的肩,“站在顶峰的不一定是最好的,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吾看你的昊辰比那不详的废刀好得多了。”

圣耀刀赏难得的疑惑,“道友,你多次称其为废刀,是为什么?你先前不是还分析其制作之精巧奇妙?”

“哼,吾是这样说,但这种特性的刀,显然该是专为某一人特制的才对,除了这人,其他人都发挥不出它应有的效果,如此一来,对爱刀之人而言,他不亦于废刀一把,不若将其奉还原主,才算对其价值的最大践行。”

听他此言,圣耀刀赏微微凝眉,良久,“剑殊,友之见解非常,令吾茅塞顿开,是吾有愧刀赏之名了。”

他正踌躇,是否要真去找寻宝刀真正的主人,此刻异贤剑殊又抛出一个问题,“你有怀疑过这刀的由来吗?”

“自然,但那二人不愿明说,而刀在其手中,吾等不占理,想要取得,只有出钱买入这一手段了。”

“好了,”眼见话题又被转回去,异贤剑殊忙忙打住,“这件事我们不管了,接下来你要去哪里,是找你师伯吗?”

“然也,”圣耀刀赏一驻足,满面诧异,“剑殊与吾,果然是心意相通之友,吾正是要去寻法无吾师伯。”

抖抖身上的鸡皮疙瘩,异贤剑殊一挥手,“那我们就走吧。”

就算说的是大实话,也不要这么肉麻好吗!

评论

热度(2)

©螭以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