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三唱(赤隼)

第三章 一言不合就互撕
愈是靠近,愈是踌躇。鬼方赤命迅疾的步子慢了下来,在距离赑风隼不过几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他在犹豫,要怎样才能缓和他们之间如斯紧绷的关系。他闭目片刻,再睁眼时目光炯炯,已经有了思量。

以三贝的个性,直接与他说出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就目前情势看来,他是一定不会相信的。

不如循序渐进,逐渐改变三贝对他的看法。

想通了整件事情的始末,心中顿时一阵舒畅,鬼方赤命一激动,一握拳,连带着视线里赑风隼对他怒目而视的消瘦面容也觉得分外美丽可亲,非但不觉萧索颓唐,反而平添一种,美人“泣向春风畏花落”的病弱慵懒滋味。

原先一直与他争一个上下之分,如今放开一切,鬼方赤命反倒有这个闲情逸致来欣赏赑风隼瑰丽过头的姿妍了。

他定定看了赑风隼好久,这目光太过火辣直接,直看得赑风隼浑身起了层鸡皮疙瘩。赑风隼心中纳闷,很想直接侧过头,撇过眼去,留给他一个硬气的后脑勺,然而,这般做好似是自己落了气势,于是他只得皱着眉,恶狠狠地瞪着对面的大块头良久,你来我往之间,目光难免交锋。

也不知道这么互瞪了多久,久到赑风隼眼睛抽搐,面部表情僵硬到不行,鬼方赤命才好似意犹未尽的移开视线,一撩衣摆,盘腿坐了下来。

他离得不算近,好似是为了降低赑风隼的警戒心,毕竟鬼方赤命是知道的,他们两人一靠近,就是一阵腥风血雨,目前处于劣势的赑风隼一定是大脑始终处于高速运转中,满腹儿坏水,心中划着小人,恨不得分分钟捏死自己。

鬼方赤命清清嗓子,努力找回自己当初的状态,他扯扯地上的锁链,咳嗽几声,说到:“赑风隼,吾听说你近日来滴水不沾,仆从送来的食物也几乎没有动过,怎么,对现状无能为力的阶下囚是想以绝食与吾抗衡吗?还是想博得强者的同情心呢!”

手指摩挲着冰冷的赤辛,金属特有的质感刺激着鬼方赤命的神经,提醒着他这锁链的另一端牵在对面人细长的脖颈,修长的四肢上。

抬头看一眼对面的人,果然,赑风隼被这话气得浑身颤抖,脸色涨红,下一刻,冷静下来的他迅速开启了嘲讽模式。

入耳第一声,依然是熟悉的满含不屑还带着点傲娇的三贝式冷笑。

然后是嘴炮攻击。

“哈,强者,任凭你再如何言辞粉饰,也掩盖不了你曾经的所作所为,是我成就了你的如今,我给你的一切,不论荣华富贵,还是羞辱欺侮,都刻在你的血液中了!白眼狼啊,你剖开自己的心肝来看一看,无我赑风隼,你如何成为鬼方赤命!”

赑风隼越说越激动,红袖一甩,牵起逶迤至地的衣裙,直直奔着鬼方赤命而来,明明是长久未曾进食,却行动敏捷,转眼到了身前,恨不得指着鬼方赤命的鼻子骂了。

鬼方赤命的头顶一片阴影,他的视线只能看见一缕缕雪白的银丝,以及白色的裙摆,深红的纱衣下隐约笔直的双腿。他抬头望着面前细瘦修长的人影,绛紫色的面皮上一片汗颜,从前怎么从未感觉过三贝的杀伤力如此强大呢。

强迫自己移开视线,鬼方赤命蹭的一声站起来,他手上使劲一扯锁链,“精神这么好,像是没吃饭的人吗?赑风隼吾小看你了,还有力气与吾争辩,出言不逊,看来红冕戏台是关不住你了!”

说着,他手臂一甩,赤辛一卷被他缠在手臂上。锁链突然变短,两人间的距离骤然变短,赑风隼的神经一瞬间蹦成了琴弦。他正试图揣摩鬼方赤命的下一步动作,谁料到接下来一阵天旋地转。鬼方赤命用了很巧妙的手法将他翻了个身,双手抱起他的双腿,一使劲,直接让赑风隼坐上了鬼方赤命的手臂。

双手,双腿不知怎么被赤辛缠地紧紧,挣脱不得,赑风隼整个人僵硬似一块雕像,他飞起一脚踢在鬼方赤命的胸膛上。就算是有坚硬的甲胄相抵,被赑风隼腿上缠着的特制锁链撞上,某人还是忍不住闷哼了声。

看到鬼方赤命瞬间难看的脸色,赑风隼眯眯眼,面上挂上了满意的笑容,是诡计得逞后的得意的笑,很是秀美,很是欠揍。

鬼方赤命很是无辜,若不是他现在的造型太过奇葩,他是很想把赑风隼背在身后的。至于取了锁链,目前这种状况,他很怕赑风隼会开始搞事情。赑风隼的搞事能力,是毋庸置疑的,鬼方赤命已经亲自领教过了。

毕竟带着锁链都能到处跑想着搞事,取了锁链,获得了人身自由后,不敢想象!

赑风隼俯身盯着鬼方赤命,嘴角一牵,“白眼狼,你又要耍什么花样,把我关到哪里去?”

鬼方赤命额头一跳,额头青筋暴起,他忍不住吼到,“三贝,你能换个称呼吗?!”

“哈,白眼狼,敢做还不敢说吗?”

鬼方赤命要跳起来了,他平复下心情,“三贝,我们很久没有一起住过了,吾很是怀恋啊,不如把你关在我的住处好了。”

“谁准你这么叫我的,”话未说完,赑风隼又是一愣,“你要这样带我去你的住处?!”

“对!”

被这种姿势抱在怀里,这一路上该被多少人围观,这比被拖曳着匍匐在地上行走还要让人耻辱。

赑风隼脑袋一热,又要去踹他,不过这次鬼方赤命早有准备,他迅速腾出一只手来制止了某人不安分的腿。

赑风隼气的张口就要去咬他,奈何鬼方赤命全身被甲胄覆盖,看着就牙疼。

他忍着脖颈上被勒出的红痕,背脊弓出一条紧绷的弧度,张口就咬住了鬼方赤命的耳朵。

“嘶——”鬼方赤命倒吸一口凉气,要命了,这劲道,他毫不怀疑,自己的耳朵会被三贝给揪下来。

(文写的不是很好,如果大家还能够喜欢真的太好了,这对的剧情我都快忘记了,只记得相处模式很血腥很相爱相杀,刀割额头,手撕面皮啥的,不敢看。

关注了我的道友们,如果出现我写得一些文里面萌的cp里有你不喜欢的人物,不要点进去就好了,这样就都好了,不见就不会不开心,而且知道自己萌了没人喜欢的冷cp,也很伤心💔的T_T

特别我还很博爱)

评论(16)

热度(34)

©螭以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