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交无双(吞雪/双邪)

(一点小甜饼)

五十三 唯你

他们二人相携着手,裸着足淌着水走过这条小溪,夜空中的星星好似突然多了起来,璀璨的星光闪烁着萤火虫般的细小光芒,掉进水中,晕成一片晶莹,染出一片亮晶晶的银河。

他们说了许多话,谈的既广还深,吞佛童子又回忆起他们走过的许多地方。

他曾记得,一次,他二人路过一处。只因那里的村民说,此地有一处远近闻名的景致,名曰“玉泉垂虹”。

在就近村庄的一座玉泉山上,东北之处,嶙峋怪石缝隙间有清泉喷涌而出,于是凿石为螭头,泉从螭头出,龙头吐水,云瀑恰如素练,水石相击,清脆如环佩叮当,是玲珑景致。

再一尝其泉水滋味味,是甘美异常,清冽凉爽,正好一解行路人的一路疲乏困顿。

时值夏日,他们寻着一处石窟洞穴,就着这处湿气晕染出的凉爽水汽,小憩片刻。

待到后来,竟对这潺潺水声流去何处兴趣盎然,于是他们临时改变了既定方向,朝着这水流隐没的远处追去。

两人身形顺转,单为了心中一时所想,不眠不休,昼夜兼程,待到眼前地平线上水天相接的一线映入眼帘,一望无垠广袤的粼粼波光在初生朝阳的万顷晨光照耀下,熠熠生辉。

最后,他们侧头看着对方,毫无预兆地一同大笑出声。

相视而笑,莫逆于心。

这是何等利落畅快,潇洒快意。

等到月上中天,海面银光似匹练,波光涟漪之间,明月印在水中,恰似层层云雾穿月绕花影。

他们脱下了外衫,在晚风中的海边沙滩上行走,在巨石上坐下时。

他看到剑雪两手捧起了一汪水花。

海风清爽宜人,剑雪无名散了发髻,一头波浪般的长发在风中飘散着,被轻轻吹拂到自己手中。

他两手中的那捧水里抓住了一轮小小的银月。

他偏过头,盛着星光的眸子突然对上了吞佛童子的眼。

“这是,吾之世界。”

吞佛童子听到了剑雪无名的声音,他望着剑雪手中那捧温柔的水花,粼粼波光可以照出银月,也可照出世间万物,于是他握住剑雪的双手,道:“汝之心如水中月澄静缄默,汝之世界如水波镜面映照非常,宽广辽远。”

他歪着头又做思索状,“嗯,很大。”

心大,能容万物,自然面貌安详,一动一静皆是超脱之意。

心宽体胖正是如此了。

吞佛童子却看见剑雪笑了起来,两只似星光璀璨的目子也眯了起来。他将两手凑到吞佛童子的面前,吞佛童子不明所以,只低头恰似疑惑的看了看。却见两只修长柔韧的手中,水波里,映出一个人的相貌,白衣红发,邪气凛然,冷漠异常的眉眼。

正是他自己。

他的心漏跳了一拍。

然后,是一阵不知所措。

他又听到了剑雪的声音,“吾之世界,可以很小,只住一人,足矣。”

吞佛童子后来做了什么,想了什么,他好似全然都不记得了。他只是全身上下,火燎灼心似的烫的慌。

但是他知道,他们二人相依着,在第二日,一同看了清晨时,万丈霞光中的朝阳。

直至如今,吞佛童子依然觉得神奇,剑雪怎么会如此释然,就接受了他。

不,与其说是神奇,不妨说是,既出乎他的意料,又仿佛一切如行云流水,顺理成章。

吞佛童子的思维是被一阵突如其来的暴风雨打乱的。

评论(2)

热度(17)

©螭以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