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波不平(风乐)

依然的南风不竟X乐波君
接不知多久前的上一章
在冷CP的道路上越跑越远

第二章 今夕何年

风不知下山的路程并不顺利,凝晶雪峰山势险峻,道路崎岖,即便现在的他宛若一具活尸,不再惧怕极寒的气温,也需格外小心。

乐波君在风不知那酒葫芦里如同坐着过山车,虽然他现在是轻飘飘的一阵烟,倒也没多少痛觉,可这下山的一路上左摇右晃的,酒葫芦里的酒水随着颠簸,洋洋洒洒的朝他淹没过来,被这般酒气浇灌着,熏蒸着,乐波君早就已经眼冒金星,不知今夕是何年了。

“砰——砰——”

隔着酒葫芦,外面传来了一阵奇怪的声音,像是木棍儿敲破了碎冰,锋利的刀刃刺进了深厚的雪层里。

接着,乐波君仿佛听到了短兵相接时兵器发出的清脆铿锵声。他心中焦急,又苦于无法得知外面的情况,只有一遍遍呼喊风不知的名字,在心中祈祷他没有事情。

而此时,外面的风不知也不好过,拖着这么大一块冰下山就算了,山路崎岖也不说了,可偏偏,不知道是什么运气,竟然遇上了四处逃窜的劫匪。

看着脖子上横亘着的尖刀,明晃晃亮闪闪的光刺在眼里,风不知立刻惊起一身冷汗。

天啦!我这是什么运气,要不要这么刺激啦!

虽是漂刃风不知,可如今身躯僵硬,不知多少年没活动过身子骨的他能不能干掉这么多的武林小虾米还是未知数啊。

额头落下一滴冷汗,风不知咽口唾沫,道:“大家同是武林中人,怎么一上来就动手动脚,没办分同志友谊呢。”

劫匪冷笑一声,“谁要跟你有什么同志友谊,说,有没有看到凝晶花!不说的话,就只有死命一条!”

凝晶花!

我没有听错吧!

又是这个东西。看来他和乐波君是和这朵花有仇咯。先前为取花莫名其妙被杀,乐波君的尸体被留在了凝晶雪峰,而他则负伤赶去告知啊獍和姥无艳凝晶花的消息了。

后来不想让啊獍太过伤心,也因为担心好朋友乐波君一个人在这光秃秃的雪山会太孤独,又忍着痛赶回来特意死在他旁边。

现在好不容易有了重新做人的机会,又遇上了这该死的凝晶花。

风不知一阵气结,“可我实在是不知道凝晶花的下落,我也不想在死一次了,你要怎么办!”

就算知道,也不告诉你,何况,那东西说不定早被啊獍取走给那位姑娘拿来下药吃进肚子里了了。

风不知松开拉着冰块的绳索,一手摸上身后的漂刃,随时准备着反击。

那劫匪的大脸突然像风不知靠近,风不知绷紧了脸皮。

结果,倒是出人意料,这人完全不按常理出牌。

“这样,既然都是武林中人,那你也发挥下同志爱,如果你真的看到了凝晶花,一定要告诉我们在哪里啊!”那人如此说到。

“我们兄弟也是迫不得已,明明在山下收保护费收的好好的,突然不知从哪里跳出一个大咖,要我们给他带路,找什么凝晶花。凝晶雪峰我好歹知道一点,可是这山头这么大又这么荒,哪里有什么凝晶花。相逢即是缘分,这位大侠就好心帮助我们一下啦,否则我们大家的小命就都不保啦!”

风不知松一口气,原来是这样啊,他看这头头声泪俱下的模样,一时动了恻隐之心,犹豫了好久,直把人急到上火,才慢腾腾回到,“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不知多少年前,这山上住着一个蓝衣服的怪人,他守护着一朵凝晶花。现在他还在不在那里,花还有没有我也不知了。”

那劫匪还欲再问,突然漫天风雪大作,一阵狂风过境,一道桀骜深沉的声音响起,“驰来北马多骄气,歌到南风尽死声!”

瞬间,被风不知认成劫匪的这一众可怜虫们纷纷两股战战,静若寒蝉。

风不知顿时了悟,这应该就是他们口中要找凝晶花的神经病了。

神经病一出现,那劫匪老大立刻颤巍巍,抖着声音到,“大人呐,我们实在是找不到凝晶花在哪里,大人可以再宽限我们几天,我刚刚抓到了知情的人,说不定马上就有收获了。”

嘴上是这么说,可是这老大心里想的却是,抓住的这人也是一知半解,找到那劳什子的凝晶花看来是别指望了,还是先唬着这个怪人,等他允诺离开后,就四散开来下山逃跑比较实在!

“哦!”南风不竞听到他的话,眼神淡淡地瞥向一旁的风不知,然后讥笑一声,“都滚吧,凝晶花吾已经找到了,指望一群乌合之众来完成吾期望的事情也未免太过匪夷所思了吧。”

说完,他雪白的袖口一晃,修长的手指间正夹着一朵如寒冰般清澈的淡蓝色花朵,其上闪烁着水晶般绚烂美丽的光泽。

一众劫匪敢怒不敢言,忙忙往下山的路奔去了。

风不知诧异地看向那淡蓝色的花朵,竟然真是凝晶花,他心中感慨一瞬,拉起绳索也往下山的地方去了。

“吾准你走了吗?”

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风不知一跳。他本能的感应到面前这人的不凡,经过死前那一遭,他如今知晓了在武林混的风险,随随便便一个看花的人就是一招秒他的高手,如今看这个找花的人,说不定又是什么绝代高手哦,故此他也不敢造次,犹豫着回到,“这位壮士不准我离开吗?”

难道还要请我喝酒吃饭?

风不知很是机智的咽下了后面那句话。

“自然,”南风不竟先前就注意到他身后拖着的冰块中的尸体了,他道:“等回答了吾之问题,吾会准许你离开。”

风不知自然没意见,现在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好。

风不知不由唏嘘,他的脾气真是越来越好了,明明他以前一直都是性子急躁的那一个,而乐波君做事情往往不急不慢,有理有序的,还非常有耐心。

他腰侧的酒葫芦里突然传来一阵阵猛烈的撞击声,有气旋的声音在里面呼啸。

风不知只好收回先前的话,看来啊,现在是乐波君变得急躁了。

他很想打开葫芦和乐波君说几句话,奈何,这面前还站着一个疑似高人的神经病,于是他只好一把按住那不住扑腾的葫芦,对着高人道:“大侠,壮士,有什么问题只管问吧,我一定会给出你满意的答案。”

此时,南风不竟却一甩袖子,他眼一眯,看了那不停晃动,妄图挣扎的酒葫芦好久,才道:“好了,吾现在没问题了,答应吾一个要求,你就可以离开了。”

“什么要求,高人尽管提。”

“将你手中的葫芦交吾,吾就放你离开,否则你就去和冰块里的那位做伴吧。”

南风不竟视线所及之处,正是尸身被冰冻在冰块中的乐波君。

风不知浑身直打颤,但是,葫芦里可是乐波君的意识啊,他是讲义气的好兄弟,和乐波君又搭档许多年,断没有抛下好伙伴的道理啊。

再说,他现在本就是尸体,再死一次又有什么关系!

其实最后一点才最重要吧。

但是,尸身被打烂了可怎么办,那自己不就成了孤魂野鬼了吗!

风不知正在给自己做心里建设,偏偏乐波君好似知道了他的苦衷,突然一个用力,酒壶跳出了风不知的桎梏,直直冲向了南风不竟那里,那么巧,刚刚好就落到了对方的手中。

南风不竟本来已经不耐烦,如今看到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眉头顿时舒展。东西已经到手,就没有留下的必要了,“好了,吾准你离开了。”

说罢,拂袖转身。

只留漫天的风雪与一个雪白的身影给风不知。

风不知还在为刚刚那一幕愕然,眼见人已经离开,忙忙要追上去,却没了那人的踪影。

“坏了坏了,”风不知一拍脑袋,懊恼地独自喃喃:“让你走神,这下糟了,连名字都不知道,是要到哪里去找人啊!”

(刚看了一篇金银文,里面说我们东君是混社会的,然后谁惹到了湘君,他就去教训人一顿,哈哈哈笑死啦,囧囧有萌这种感觉)

评论

热度(3)

©螭以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