螭以恒

冷门写手
爱好:最好不过干(写)自己喜欢的事情(东西)

笔友的来信(双邪/吞雪)


第二章 久违的朋友

剑雪无名第二天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看看桌上有没有朱厌小信使带来的回信。

剑雪无名眨眨朦胧的睡眼,稍稍清醒了些思维。他的目光移到和昨夜临睡前无一丝不同的桌面,心里多了几分的诧异。往常早些时候写好信送了去后,以朱厌的飞行速度,下午就能得到回信。

这一次,好像有哪里不一样……

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打开门后出现的是意料之中的脸庞,“剑雪!”

熟悉的嗓音送到剑雪无名的耳中,是一剑封禅。

他带着的风雪的气息,扑了剑雪无名满面。是从千里之外的冰风岭风风火火而来的霜雪,还带着暴烈而凶猛的寒风。

一剑封禅好似是在沉淀心情,酝酿了许久,才道出一句话来,“剑雪,我的朋友,好久不见了,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剑雪无名没有说话,他上前一步,给这个从风雪中而来的男人一个温暖的拥抱,“欢迎你,我的朋友。”

剑雪无名的眼里带着明亮的笑,映在一剑封禅眼里,只觉得浑身都软乎乎的。

一剑封禅红着耳朵,软了半边的身子抖抖身上凝结的细小冰晶。然后一步踏进了温暖的室内。

“剑雪,你不惊喜吗?”一剑封禅笑着问到,“我这么突然地来看你。”

剑雪无名故作烦恼地摇摇头,“没有的事。有你这么热情的朋友存在。突然到访,只是意料之中。”

一剑封禅摸摸额角略显凌乱的发丝,“有你这么口不对心的朋友,我也只能多跑几趟了。”

他们虽然是笔友,通过书信认识,但自从有联系以来,私下也见过多次面了。其中,他们最爱的是一起出游。

剑雪无名突然想起他们上一次见面,一起出游已经是半年前了。

半年前的最后一封来自一剑封禅的书信里,在末尾这样写道:

剑雪,我的朋友,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情,让我困扰。

你想知道是什么事情吗?但是抱歉,只有这件事情,实在不能满足小朋友风好奇心。

我知道,你或许想要为我分忧。

但我的朋友,请不要担心,大人的问题总会有大人的处理方式。

这段时候我或许不会联系你。但是不久的将来,我们还会再见面。

或许就是明天,也说不定呢。我的朋友。

末尾的署名,依然是亘古不变的“你的天——一剑封禅”。

然后就真的没有再见面,直到如今。

剑雪无名虽然一直认为他收到那封信的时候,竟然没去探望一剑封禅的情况。很是怪异。

但事实上,他确实没去。

然后是昨夜突然收到的久违的来信。接着是今天恍惚意料之外,又有所预兆的突然造访。

剑雪无名恍惚间有一种不真实感,突然出现在他生命中,占据了一席之地,又了无音讯的一剑封禅,竟然再次出现了。

说不惊喜,真是假的。

“剑雪,”一剑封禅的声音再次传来,“奔波了一晚上,是有够累。借用你的浴室,还有你的床,你愿不愿意?”

“乐意之至。”

“小飞侠,把我的衣服拿出来。”

剑雪无名好奇地看着一剑封禅,双眼闪着迷惑的光芒,“小飞侠是谁?”

一剑封禅指指身旁的小火焰,剑雪无名看过去,只觉得炽热而热烈的火光中仿佛隐藏着什么。

一剑封禅道:“就是它了,吾以为,朱厌的名字很难听,你可能会不喜欢,就让它改名了。”

“你以前怎么没这么感觉 ,”剑雪无名一针见血地说到,他又补了句,“吾无所谓。”

一剑封禅拍拍他的肩,“好了,不和你争论这个无意义的问题。”

他指了指那团小火苗,“我给它开发了新功能,以后我们出游不用带太多的行礼了。”

剑雪无名难得地怔愣了一下,他抬头看着有了新名字的朱厌,虽然感叹这真是个居家旅行必备的好神器,口上却道:“用它送信,外加托运,你两手空空,真会偷懒。”

一剑封禅的回答很是巧妙,他倚着门框,道:“我只负责牵你的手,好好看路。”

剑雪无名的反应很激动,他一把将一剑封禅推进浴室里,干脆利落关上了门。

一剑封禅苦着脸被推进了浴室,他握着花洒的手忍不住颤了颤,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肋骨。

唔,好痛……

剑雪力气好大。

但是有骨气的男人不能出声,要佯装淡定。

吾很好。吾没事。

剑雪无名却在门外炸成了一团小海藻,他揪着额头上卷曲的绿色小毛毛,心中纳闷。

明明先前,不管是书信往来,还是见面交谈,都是只有他撩一剑封禅的份的。为什么一段时间不见,一剑封禅就点满了情话技能。

这实在是,太不科学。

思绪沉静下来的剑雪无名不禁疑惑到,难道,一剑封禅这段日子里,经历了什么不可言说的事情吗。

“嗯,值得探究。”

剑雪无名轻轻甩下这一句话,稍作收拾,决定去准备两人的早餐。

而这标志性的清脆男高音在门外响起时,却被浴室里被开得格外大的哗啦啦的流水声掩盖了。

热气蒸腾的浴室里,一剑封禅刚刚洗完了头发,搓着带有清香木叶气息的沐浴露时,脑子里已经开始想入非非了。

剑雪力气真的很大,这是刚刚冒出的想法。

也很能打。这是紧接着冒出来的。

与自己不相上下。

一剑封禅摸着自己现在还隐隐发疼的肋骨。这酸软的不受控制的内劲。这真是撩人撩过头,甜蜜的痛楚啊。

于是他扪心自问,貌似要比自己强上一些。

一剑封禅麻溜冲下身上多余的泡泡,深感庆幸。

万幸,剑雪气质很沉静,面貌很纯良,其实本人也很纯良。他对上下的问题,不是很在意。

否则,一剑封禅感觉,日子会很难过。

要知道,苦境有多少著名的情侣好基友,因为这个问题,争得头破血流,打得不可开交。

生生世世不得和谐。

这是多么惨痛的教训,惨烈的结局。

一剑封禅披着衣服出来的时候,看到正在厨房切小菜的剑雪,顿时被感动得热泪盈眶。

当然,实际上他只是低头撩了撩头发,却摸到了额前湿漉漉的一片。

没了额前凌乱的刘海,这个动作一点都不帅。完全不能凸显出他狂放不羁,豪气冲天的气势。

事实上,昨夜,在风雪猛烈的冰风岭,他守着火堆,烦躁不安,又焦急抓狂地拨弄着零星一丝火光,等着剑雪的回信。

当他突然看到黑夜中朱厌带着一丝炽热的红光划破夜空来到他的面前,他的心情才得以平静下来。

看到那短短几个字时。

感情已经溃不成军了。

“吾很想你,很想见你。”

我是一样啊。

只是不敢见,所以才会写封信,热切又焦急地等待。

所以,一剑封禅在收到信后,立刻就往剑雪无名所在的城市,这个温暖的雪城来了。

“叮——”一道清脆的声音,瓷器放在小桌上的声音,打断了一剑封禅的思绪。

“用饭了。”剑雪无名出声到。他看着一剑封禅现在的模样,满脸的不满意,“没吹头发,衣衫不整。”

方才想事情太认真,一剑封禅回过神来,也发现了这一点,他心里叫错,面上却淡然得很,动作豪迈的坐在桌前,说到,“男子汉大丈夫,要不拘小节,方为男儿本色。”

但是一剑封禅才刚刚拿起筷子,就又放下了。

“全身素菜,”他呐呐着道:“剑雪,没有一丝肉吗?”

“无。”

一剑封禅用筷子搅了搅碗里的粥,“真是没一丝的肉啦。”

“吾早该料到的,”一剑封禅揉着额头,叹口气到。

“吾这里,只有素菜。你来得匆忙,没备荤食。要吃肉,自行解决。”剑雪无名看他一眼,很不客气地道,“难道早饭,你也要烤肉吃。”

“对你来说嘛,粥里有一丝肉末,我就满足了。”

“哼,没有。”剑雪无名转过脸,干脆不看他。

“好好好,我造了。”一剑封禅夹了一口爽脆可口的小菜在嘴里,他慢悠悠地道:“你亲自动手,我肯定吃光,管他有肉没肉。我是喜欢吃肉,但也不是没顿都要肉。”

“味道很不错……”

一剑封禅话没讲完,夹菜的手就被止住了。剑雪无名拉着他进了卧房。

“剑雪?”

一剑封禅疑惑地问。

“容易感冒,吹干头发,换件衣服。”

一剑封禅看着剑雪手中的东西,再对上他关心的眼神,二话没说,拿过吹风机开始呼啦啦吹头发。

其实,他是享受头发自然干的感觉啊。

好吧,真相是怕麻烦。

至于,没有好好穿衣服,那真的是想事情太出神了。

绝对不是想在剑雪面前秀肌肉。他真不是暴露狂。

其实,刚刚确实也是有一丝丝的冷啦。

—————————————————————

剑雪:锤你胸口。【哐——】
封禅:噗——【吐血三升】

注意:
1、调剂文,想啥写啥,想哪写哪,摸鱼产物

2、人物个性来自个人看剧理解,可能与道友们心中不符,一人论(这个应该之前就知道了吧)

3、略忙更新不定时

4、这篇文是笔友梗,雪和禅是笔友
但是主要写的应该是旅游相关的事
一起旅游吧这种,然后就是此文的主要剧情了

5、第一章昨年发的,很遥远的以前了
看标签指路,这样方便大家找寻

6、有兴趣的同好可进来一观

让我最爱的CP给我力量
让男神给我力量吧啊啊啊

然后,最近在缓慢地开始写一篇冷醉和二哥的文,太喜欢箫二哥了。

看剧之前就知道他但没想到会这么突然爱上他
我以为我会萌上朱箫这个CP,就因为CP而萌生的喜欢这种,而且应该还不算最爱的CP

因为最爱的CP,最噶意的CP,肯定是吞雪双邪这对

但是没想到,好似喜欢武君东君一样,我竟然是单纯的喜欢上了二哥而已啊

并且冷醉拖着车拉着二哥走那段短短十几秒的剧情回忆杀我就站了这对CP。

当然我也吃朱箫,因为粮食貌似比较多嘛,朱箫也不错啦,但想看二哥被冷醉推到。被正太步步紧逼,被逼到无可奈何,继续被推到。

我对本命一见钟情对象男神的爱法是:
武君和东君,让他攻!攻!攻!攻破天际气势爆表!!!
二哥,让他受!受!受!推倒推到再推到!!!

扯远了,注意放后面,是因为废话太多,影响观文感受。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