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长入梦来(霜笑)

十一章 动摇的心
今夜的竹林小苑仍是清幽安宁的所在,却又多了一丝的不同。窗外忽来夜雨纷纷,风声扣窗拍门。

室内却是温暖异常。昏黄的烛光下,床榻上的两人仿佛被镀上了一层温暖的金色纱衣。

皇甫笑禅忍不住勾起了嘴角,一丝微笑回荡在他的嘴边。他的脸庞在温柔的烛光下更显得静谧而柔和。

皇甫霜刃感受着他由心底而发的愉悦心情,整个人也仿佛被感染般,轻柔地抚摸着皇甫笑禅的发顶。

他温声对皇甫笑禅说到,“小弟,平日里可以多笑笑,你笑起来的模样煞是好看。”

“有兄长在吾身边,笑禅才能笑口常开啊。”

皇甫笑禅半是感慨半是埋怨地说到,“残林之主便是皇甫世家那场浩劫唯一的幸存者,这是武林众人皆知的事情。兄长既然关心武林事,为何迟迟不与吾相认。”

皇甫霜刃才将将听了半句话,就知道该来的还是来了。他沉默了一会,才道:“吾已不单单是皇甫霜刃了,如今名字不过一个代号,吾牵扯了许多武林风波,冒然与你相认,只会波及到你。”

说着,他揉了揉额头,皱紧了一双长眉。

若说皇甫笑禅的面貌气质,若不是皇甫世家后来遭遇了不测,他如今怎么也是个名副其实的温润如玉的世家公子。

而皇甫霜刃,面容则带了几分的阴柔,双瞳凝着看不透的子夜般的深沉,上挑的眼尾里是映衬着他的满腹心机谋算。

其实,今夜的相认本是一场意外,他本不该出现在残林。尽管知晓患剑会为刀瘟前来残林求情。

可阎魔旱魃才死不久,他该为了翳流出谋划策,在江湖多加奔波才是。翳流取得成功,在江湖独大。日后他复兴皇甫世家也更添胜算。

可惜,他终究还是挡不住内心对至亲的关切之情,来到了残林,但眼见的一幕幕,却让他怒火中烧。

他实在没有小弟那么好的性子,而面对皇甫笑禅的退让,他既怜惜心疼,又忍不住心头涌起一股难言的愤怒。

这样的血海深仇,难道是只言片语的忏悔,与寸步不让的求情,便可抵消的嘛。

可悲的是,患剑如此下跪求饶,刀瘟只怕并不会领情。

皇甫霜刃早已摸清这两人的个性,患剑也迟早会站到笑禅的对立面。

也正是一时的冲动,才让他冒然与小弟相认了。

不过,这样温馨而平和的相处,流淌在血脉间与胸口处的脉脉温情,却突然让他冷硬了十多年的心柔软了下来。

或许,他错了。

也许,他早该与小弟相认。

而不是自以为是的默默关注对方,看着小弟一次次的寻找自己,在蛛丝马迹中的希望与终又无果的结局之间,辗转来回,痛苦难耐。

所谓的不被波折,让笑禅在了结皇甫世家之仇后,便安然退隐。

自己这样不经笑禅的同意,便私自强硬地为他定下的终点,规划的道路,或许并不是笑禅所愿意接受的。

没有本人认可的道路,他也不会真正活得愉快惬意。

自己的路该自己选择不是吗。

皇甫霜刃犹如醍醐灌顶,在与亲弟短短半日的相处间,他多年的认识与心底的沉思,突然有了答案。

而皇甫笑禅接下来的话语,也更加证实了这一点。

“兄长,吾后来有去寻过跨海神足的踪迹,寻得他贯常居住的地方后,也有动身前往一探究竟,只可惜……”

皇甫笑禅顿了顿,才继续道:“待我到那处时,却只见一块简单的墓碑,上书跨海神足。也未曾见到你的身影,而此后失了线索,更是遍寻不得你的踪迹了……我时常担忧你的境况如何。”

皇甫笑禅突然将脸颊埋进了皇甫霜刃的颈窝里,他的声音细若蚊呐,却柔和坚定,“兄长,吾从不在意是否会有武林的风波殃及自身。毕竟,这个武林从来都是人不染风尘,风尘自染人。”

“吾只在意兄长的安危,这世上是否还有笑禅的至亲至重之人存在。在这个错杂纷乱的江湖,吾就像一根草芥,漂泊无依。残林往来许多人,吾始终是独身一人,驻留原地,找不到吾心安处。”

说着,他的声音忍不住有些哽咽。

或许是今晚的夜色太温柔,窗外细雨绵绵,晚风飒飒敲打着小楼幽竹。或许是室内的气氛太过适中,烛光忍不住吐露出温暖细微的暖光。

皇甫笑禅忍不住吐露出心底深处的思念。

“吾一手打造残林,使其成为名誉武林的一方圣地,未尝没有万一兄长闻声寻来这样的期盼。”

皇甫霜刃心中一动,他将皇甫笑禅紧紧地抱在怀里,让他的面颊紧贴着自己的胸膛。

皇甫霜刃他感受到自己的胸腔中一颗心在震颤,猛烈的情绪几乎快将他击倒。

他低声道:“是吾错了,兄长该早些来寻你的。”

皇甫霜刃翻身上床,他抱着自家小弟,理了理他散乱的鬓发,“小弟,你想知道我这些年的经历吗,兄长愿意为你一一道来。”

皇甫笑禅微微颔首,他正是不知该如何向兄长开口,更怕兄长对他这些年的经历闭口不谈。

让怀念他的人,无从得知他的消息。

烛光下,皇甫霜刃开始讲述自他拜入跨海神足门下的一切境遇。

他口才极佳,连一些细枝末节的小事,都讲得活泼生动。

声音又一如当年皇甫家花窗外的月色,低沉而温柔。皇甫笑禅沉醉其中,竟恍然自己又回到了幼时。

一点一滴的时光从沙漏里溜走,皇甫笑禅听到那低沉的声音寥寥数言,一笔带过被孤独缺重伤,推下断崖的经过。他突然忍不住将脸庞埋在了皇甫霜刃的怀里。

他的声音突然沙哑了起来,“兄长,我们一起退隐吧。”

“这……”皇甫霜刃有一瞬的迟疑,也有一丝的诧异 ,在他原本的计划里,他会劝说笑禅在解决刀瘟的事情后退隐江湖,过闲云野鹤的平静生活,从此一世平安。

但显然这个计划里没有他皇甫霜刃这个人。只有依然在江湖里浮浮沉沉的寰宇奇藏。

他没想到笑禅会突然这么说,也不知该如何回答。烛光映着他朦胧的眉眼,越发照不清他的神情了。

皇甫霜刃只是将手轻轻放在皇甫笑禅的头顶,一下一下顺着他的长发。

“笑禅,兄长现在还不能给你明确的答复,你让吾再好好想想,再好好思量一番。”他的声音很缓很轻。最终,皇甫霜刃还是没有明确拒绝,或许是看到了小弟面上的失落吧。

烛火终于燃尽,走到尾声。随着最后一滴烛泪的落下,终于室内归于黑暗。偏偏,夜雨已停,一丝明月透窗而入,散落一地清辉。

皇甫霜刃往上拉拉被沿,“笑禅,这段日子,兄长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无任何回应。

皇甫笑禅静默不语。他只在心中想着,若是能去掉前面那几个字,只单后面那一句,该有多好。


—————————————————————

我下一章一定不磨叽,走剧情。
然后我写的文章一定HE。
所以剧情不要怕。

评论(5)

热度(8)

©螭以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