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交无双(吞雪/双邪)

十四章 清醒
原来一剑封禅重来都不独立,他是吞佛童子这一人格被封印后,而从他心底诞生的另一人格。

难怪他时常发病,头疼难忍,那是吞佛童子在夺取身体的使用权。

他恨极吞佛童子,恨不得杀之而后快,是因为他一剑封禅是因吞佛童子而诞生,也会因吞佛童子而毁灭。

当吞佛童子这一人格苏醒时,一剑封禅会被取代,消失,被打入深渊,再不见天日,一剑封禅拥有的一切都将不复存在。

一剑封禅不知道身为魔将,身份对立的吞佛会对剑雪做出什么事,他无法想象,这具身体,这双抚摸过剑雪发顶,脸庞肌肤的手,会成为持剑伤害他的利器。

他也终于,明白了圆教村发生的所有。他的手接触到朱厌的一瞬间,吞佛童子短暂的觉醒了。他伤害了剑雪,吞佛童子挥出去的剑,带着灼伤人肌肤的火焰,在剑雪的额头上留下了火焰的痕迹。

剑雪知道了一剑封禅就是吞佛童子,而这是一剑封禅不能承受的真相,因此他选择了隐瞒,远走天涯,自己成为了“吞佛童子”。

这是何其不公,一剑封禅只是个附属的人格,所以他不知道吞佛童子占据这具身体时发生的一切,不知道剑雪因他而受伤,不知道吞佛童子一切恶劣行径。

而吞佛童子却知道他和剑雪的所有,他们的相知相识,亲密无间,他们的感情与经历。就好似一个恶劣至极的偷窥者,觊觎者。

等吞佛童子一苏醒,便可以将一剑封禅的所有,他的仅有,全盘接收。

而他,一剑封禅,只能活在他人的记忆里,留给他最亲密的人无限的伤心绝望。

这是何其不公,简直是天理难容。

一剑封禅心中愤懑,他好似一头受伤而发怒的野兽,疯狂而绝望,一切言语和行为,都不能发泄他心中难言的心情。

剑雪背对着他,脊背挺直,一言不发。这时,一剑封禅却瞬间安静了,他知道剑雪流泪了,因为他看见了灯火下,剑雪深色衣襟上的点点湿润,那是流水淌过的痕迹。

“剑雪,剑雪……”

他不停的呼喊,呢喃这个名字。

说不清这是为谁留下的泪水,溅到衣襟上,落到尘土里,却让一剑封禅瞬间心脏揪起,比头疼发病,流血流汗时,还要痛,还要难受。

虽是默默无声,似冬雪飘落,春雪初融,却有千钧的力道,打落到一剑封禅的心里。

剑雪,剑雪……

一剑封禅不知道,日后,若是吞佛童子苏醒,会不会因为剑雪而心疼,但他猜测,那种冷酷残忍的个性,淡漠无情的性情,只怕会永远封印自己,封印一剑封禅的记忆,感情,继续做那个冰冷的魔将,魔界的一把利刃。

为任务奔波在世间,战死在沙场,戏耍别人,愚弄自己。

一剑封禅又忍不住苦笑,自己舍不得放不下的,竟然是另一个人格避之不及的。

剑雪,剑雪……

这一刻起,一剑封禅做了一个决定,他要直面自己的身份,他是一剑封禅,也是吞佛童子。而一剑封禅要拼尽全力,压制住吞佛童子的苏醒。

不管结果如何,一剑封禅,绝不认输。

评论(15)

热度(25)

©螭以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