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交无双(吞雪/双邪)

(这次有两章,然后,嘻嘻,不分卷了)

十六章 黑莲
冰天雪地里,风雪覆盖的山石下别有洞天。一处洞穴,隔开了外界的刺骨冰寒,内里是暖意融融的存在。

一池碧水涟漪,满萍荷叶连连。碧绿的枝叶掩映下,吞佛童子曾在这里拖起过一只亭亭独立,清新娇嫩的黑莲。

黑莲还是拢瓣含苞的模样,却早已预见了日后绽放时的风姿。

吞佛童子当初杀人后,转身时就知晓,剑僧玄莲必定会将剑雪带回这个地方,这是一切的伊始,剑雪诞生的地方。

偏偏吞佛不止一次来过这个地方,那小小一只,手掌便可握住,指尖娇弱柔滑的触感,掌心优美柔韧的曲线,随着他手掌的力度而游移的黑莲,带给吞佛童子的一切感觉,都是那么鲜明与清晰。

这都会让他想起,靠在自己身边……不,该是靠着一剑封禅的剑雪,相似的气息,相同的触感。

剑雪,他是魔胎,也是被教化后的佛,魔者要永生不灭,始终立于不败之地,佛者却讲因缘际会,生死轮回,神魂不灭。

吞佛童子看着自己的手掌,他捻了捻手指,突然醒悟自己该往何处去了。

他想再一见剑雪,见一见曾诞生他的,也是如今他的化身,那朵黑莲。

他该守在洞府外,等着黑莲的新生。

只是,吞佛童子漂流了太久,耗费了太多时间,他早不知今夕是何年,剑雪啊剑雪,你还在原地吗。

冷寂萧索的断崖、残峰,九峰莲滫。风雪里,一道人影渐行渐近,是相同的面孔,不同的气质。

明明身在崎岖多艰的道路,偏偏如闲庭踏步。明明寒风刺骨、大雪纷纷,却好似雨中赏花,举手投足皆是优雅怡然。

然而,他的脚步极稳,速度也够快。

不多时,这白衣红发的剑者在风雪里驻足了。

风雪扫落他的眉间发里,覆盖了朱厌,却掩不住它的锋芒。

吞佛童子抬手轻轻拍去肩上的落雪,轻叹一声:“该来的,总会来。”

说罢,他撩开垂下的落叶枯枝,抬步就踏进了山洞。小小一方天地,却自成一体,外面是刺骨的冷意,里面却是温暖如春。

挥开弥漫整个山洞的朦胧雾气,出现在眼中的,依然是那方莲池。

偏偏,白衣剑者只觑见了那朵黑莲。几乎不需要寻找,凝目看过去的那一瞬,盛开的墨莲就映入他的眉眼心间。

满池绿萍连绵起伏,各色莲花竞相盛开,互相挤拉推搡,偏偏这朵墨莲,扎根水中,远离纷杂,挺直秀拔,超群出众。

当年还是一片花残月缺的景象,如今却是这般热闹。

吞佛童子拖住那朵墨莲,微风浮动,雾气缥缈,细嫩柔软的花瓣在他手心轻轻颤动。

“哈,”他轻笑一声,来回抚摸着花瓣,仔细揉捻着,用手指轻点了点细小的花蕊,才低声呢喃到:“剑雪,汝的劫难来临了。”

说罢,长袖一摆,转身离去。动作一气呵成,好似无一丝一毫的留念。

寒风扬起他的发角,目送他的背影远去。白色的身影与霜雪融为一片苍茫的色泽。

人已走,只余低沉沙哑的声音回荡在山洞里。墨莲却不为所动,好似闻所未闻。

十七章 落雪化禅
冰风岭,一个萧瑟寂静的所在,触目而及是白茫茫一片,常年寒风不断,刺骨凛冽。贫瘠的土地上满是裸露的深色岩石,只堪堪有几棵枯树点缀。

今日,寒风依然呼啸,却有一道人影由远及近而来。

吞佛童子静坐于一块巨石上,背对着来人,面容肃穆,一言不发。

那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

吞佛童子手掌微动,手指点着膝盖,竟在心中默数这声音。

来人终于停下了。

“你是谁,为何在此?”

是熟悉的声音。

到如今,吞佛童子才知晓,这个人对他有多么重要,给他留下了多么不可磨灭的印记。

远比他意料中的还要多的多。

他甚至记得这人行走时步伐,说话的语气和声调,脸上细微的表情,随身而带的气息,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清晰可见,恍如昨日再现。

原来岁月不曾磨灭他的记忆,反而让故人的容颜更加鲜明了,也让他更加心悸。

听到这声音的一刹那,吞佛童子动摇了。依旧是端正从容的坐姿,依旧是冷漠无情的面孔,但他的心脏,却好似被一只手用力扼住了。

他竟不敢转身。

吞佛童子一手放到胸口,按了按,一字一句,慢悠悠回到:“冰风岭的主人。”

哈,他轻嘲自己,吞佛童子,你竟然也有不敢的一天。

却仍然没有转身。

来人听闻,诧异,“吾来这多次,为何先前不见你。”

吞佛童子撩开胸前长发,对他的问题避而不谈,只不紧不慢地问:“你又是何人,吾又为何要告知你啊。”

来人快走几步,终于来到吞佛童子面前。

吞佛抬目看他一眼,红眸如一片深潭,幽静深远,神秘莫测。

来人正是剑雪无名。

墨绿的衣衫,青色的发带,如月华流水泻下的柔顺发丝。

还有,同样清俊秀雅的眉眼,风华浊世的容颜,纯净持洁的双眸,以及,隐约而来,铺面的清浅梅香。

他唤到:“剑雪。”

声音低哑暗沉,带着常人不易察觉细微颤动。

而显然,结果是,这丝破绽并没被人发觉。

剑雪无名闻他此言,心中巨震,他忙忙上前,追问到:“你认得我!”

不是疑问,而是陈述一个事实。

剑雪无名心中急切非常。

黎明初升的时候,他在一个山洞醒来,他终于知晓了自己的过去,他是鸠盘神子,是魔胎,是被度化的魔,但谁说,魔不能成佛呢。

魔不能死亡,因为死亡便代表着毁灭,而佛者,肉体凡胎虽消散无形,但神魂俱全,意识不灭。

只有佛才可再入轮回,而他入了轮回,他是佛而非魔。

他终于得到了天地的认可,不再是天不容的,妄想成佛的痴魔。

只可惜,他忘记了他如今是谁,度化他的人又是谁。已入轮回的人,忘记前尘往事也是自然。

但他却不甘,他仿佛失去了最重要的人,丢失了最该珍藏的一段记忆。

天要他忘记,他却想要记起,他不知曾经的自己,是否也是这般,爱和命运抗争的人。

偏偏,他甘之如饴。

他要记起一切,重新取回失去的所有。

(通读一篇,发现侧面描写很多,主要是怕把握不好吞仔这个人物,以后这种情况或许会改变)

(果然吞仔真的是心机深不可测,说的话是似是而非的,所以他再见剑雪宝宝时,很多想法我都不能写出来,语言也很朦胧,要大家去猜测,嘻嘻)

(然后,写善良仁慈单纯的人,就不用耗费这么多脑细胞了!比如林主,嘻嘻已经在写霜笑的兄弟同人文了哟,林主真的好水,好温柔,是个超级棒的人)

(然后,我写文要思考好久,然后写了就不会改了,固执,不解释反对意见,先申明,知交无双这篇文章完结还早着呢,可以说是遥遥无期)

(我是先写到他们在一起,然而他们的故事将一直延续下去,在一起后还会遇到许多事啊,但他们都会一一面对,所以就不急了,反正在一起了,然后我一有了梗和脑洞就会更一两章这样,然后润色,让剧情更饱满,说不定还会出现其他人物,老剧新剧都有可能,因为逻辑上来说,是不知道过了多少年,剑雪宝宝才转生的,嘻嘻)

(最后,大家看完愉快!明天要开始紧张忙碌的工作日了哟,然后这周末就全耗费在写文上了,下周末要改变一下下,整天对着屏幕还是有够累啊啊啊)

评论

热度(30)

©螭以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