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交无双(吞雪/双邪)

二十二 心机

吞佛童子抬手掩住唇边的笑,他装摸做样轻咳一声,压低了声音叫了声“剑雪……”

剑雪闻言脚步一停,急急向他走来,关切地闻到:“你无恙否?”

“无恙,大概是昨夜出了汗,冰风岭风雪又大,甫一出来,尚不适应,寒气入体罢了。”说着,吞佛上前一步,一手搂住他的腰,环着他往前走。

“你……”剑雪无名感受着腰上的那只手,欲言又止,他侧头看了看吞佛童子的面孔,喉头动了动,最后还是选择了默不作声。

吞佛自然察觉到了剑雪无名的动作,他垂着头,默默收回了手,原先愉悦的心情荡然无存,“剑雪,汝说我们的关系不止如此,我们的距离可以更亲密。可剑雪,这就是汝所谓的认同吗,一剑封禅可以与你亲密无间,和吾就做不到吗,还是说,汝只是口上说说而已吗?”

剑雪无名忍不住垂下了头,面对着如此尖锐的质问,他握紧了双拳,指尖苍白而无力,他双眼盯着地上厚厚的积雪,缓缓说到:“绝非如此,但我们分别太久了,而你又不是吾熟悉的模样。你这幅容貌,留在吾脑海中的,只是一张冷漠无情,沾染无数他人鲜血的面孔,吾亲近不来,吾需要时间。”

吞佛瞳孔紧缩,他摸摸胸口,自嘲地笑出了声,“剑雪,汝真坦诚,坦诚的叫吾心碎。”

剑雪无名猛的抬头,“这只是时间问题,而如今,时间不是问题。”

“剑雪,先前汝分明记起了一切,却偏偏要离开,说什么过一段时间再来,就是这个原因吧,”他上前轻抚剑雪无名的面颊,“汝亲近一剑封禅,厌恶吞佛童子,却又因为一剑封禅,要强迫自己接受吞佛童子吗?”

“你!”剑雪无名挥开他的手,“你偷换概念,吾不与你争论。”

吞佛童子不依不饶,“这是默认了吗?”

“吞佛童子,吾争不过你,争论也无意义,你别再逼我。”

直呼大名了,再听这语气,剑雪是真生气了。

吞佛眉头微索,他喃喃到:“剑雪,汝……”

话未说完,就被堵在了嘴里。

一双柔软的唇凑了上来,有什么东西还试图往自己的口中钻。

意识到这是什么的一瞬间,吞佛立刻反客为主,他吮吸他的舌尖,彼此纠缠嬉戏。一手探到剑雪的后脑,冰凉的手指自他发间穿过,一寸寸抚摸他的头皮,带起一阵刺激的战栗。另一只手,覆上剑雪的脊背,将他按向自己。

两人紧密贴合,相互摩擦,明明在冰天雪地中,却炽热得好似一团焚烧一切的火焰。

而看似冷漠无情的魔,他的唇舌,却带着火焰的炽热,侵入了剑雪的口腔,将他搅得翻天覆地,一寸寸的侵占吮吸,一寸寸的啃咬舔舐。

唇齿相接,唾液相交,暧昧的水渍声,呼吸间、动情时的喘息声,不绝于耳。

一吻过后,剑雪微喘了口气,才道:“吾说过了,别再逼我。”

看着剑雪喘着气,却如此严肃正经的摸样,吞佛忍不住想笑。

他看着近在咫尺的容颜。碧绿的眼瞳中一片水雾,波光潋滟,两颊肌肤上,红晕连连,唇若朱砂,水润鲜艳。

吞佛感受着唇上的触感,最后还是情不自禁,手指抚过剑雪红润的唇角,他呐呐到,又好似自言自语:“这真是意料之外的结果,吾没料到汝会这样做。”

剑雪表情一愣,呆住了,他突然回过神来,抖着手指,指着面前的人,“吞佛童子,你……你!”

“抱歉,剑雪,吾又心机了。”眼看剑雪无名怒气不减,吞佛忙忙抱住他,轻吻他的额头,安慰到:“剑雪,吾伤心不假,刚才的疑惑也是真,吾只是想与汝亲近些罢了。”

剑雪嘴唇微张,最后只是吐出一口气来,“算了,下不为例。”

剑雪突然抓住了吞佛的手,他声音清脆,如玉石相击,一字字敲打在吞佛心中,“同样的手段,你用千百次,下一次,吾也会中招,因为吾相信你。”

“吾说过了,吞佛童子。一剑封禅是你,你是完整的一剑封禅。像从前一样,你的需要,你的所求,你想从吾的身上得到什么,都告诉吾,吾会答应。”

“哈,剑雪,汝所说的,却是如今这个,为自己而活的吞佛童子,也难以启齿的。”

吞佛童子单纯的做一个魔界战将,已经太久,久到即便他做回了自己,也不能像曾经的一剑封禅那样肆意潇洒,率性自然。他还是习惯用计谋,习惯隐忍,他反叛魔界时,依然引而不发,他面对众人时,依然是谋划算计。

他是一剑封禅,却比一剑封禅多了太多。

这一刻,吞佛童子突然意识到,在做回自己的道路上,他还是差了太多,他不过刚刚起步。

“剑雪,我们再不分离,好吗?”沉吟良久,吞佛才缓慢的开口,这一个个的字眼仿佛是硬生生的从他胸腔里蹦出来的。

“好。”这是他的回答。

吞佛听到了剑雪的声音,轻柔却有力,一下下敲击在他的心上。

吞佛童子抱紧了剑雪无名,将他环在自己怀里。

剑雪,吾当初,怎么会舍得伤害汝……

无声的悔恨,静默无语,在经年累月里,无声无息,潜藏在他的心中,被厚重的积雪覆盖,只待春暖花开时,摇身一变,成为一株参天巨木,摇曳出满城风雨。

评论(2)

热度(26)

©螭以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