螭以恒

冷门写手
爱好:最好不过干(写)自己喜欢的事情(东西)

知交无双(吞雪/双邪)

二十四 棋高一着
对面的人,低头时,头上的浅发在微风里轻轻摆动,一摇一晃的,像森林里绿色的精灵。吞佛手痒痒的,总觉得那些小精灵在和他挥挥手,打招呼。

他看着那毛茸茸的脑袋好一会,手指抖了抖,无意识的扣紧了身边的细颈子酒壶。

好想揉上去。

他的目光在剑雪的身上游移,对面人两手握着茶杯的样子很正经,很严肃,很可爱。低头品茗时,亮晶晶的眼眸中一闪而过的惬意与舒缓,也好看到不行。

吞佛童子的胸口,一种莫名的情绪,一点点发酵开,是温暖如冬日的暖阳,逐渐蔓延到他全身,细细流淌,润物无声。

这样的感觉,对于吞佛童子是陌生的。无数次,他回忆起剑雪时,是在命运挣扎的无奈间,是刀剑相向的漠然。

过于沉重的感情,满是苦涩的回忆,有口难言的苦楚,只能长埋心底。

如同被冰川覆盖的山脉,在厚重的冰层之下,是汹涌炽热的岩浆。

魔从来不是无情的生物,相反,魔物,太过激情。

这份感情,太过深沉,也无人能懂。

如同厚重的枷锁,铐在他的身上,锁住他的躯壳与灵魂。似血色的岩浆,任其在心底汹涌澎湃,肆意撞击五脏六腑,冲刷血肉骨骼,任性妄为,周而复始,无穷无尽。

明明沉重的令人悲哀,却要强装镇定。

而如今,这样温暖舒适的感觉,是枯木逢春,是冬日里,晨曦的微光,爬过高高的围墙,透过窗,仍投射到角落阴影中,一盆枯树最后一枝木叶上的春光。

这是吞佛童子,作为一剑封禅而存在时才拥有,并且时常拥有的感觉。

一剑封禅与剑雪无名间,拥有了所有的美好。

吞佛童子与剑雪无名间,却满是不愉快的回忆。

幸好,如今这一切有了变化。

不经意一瞬间的感情流露,吞佛童子回过神后,他已经站起身,把手放在剑雪的脑袋上揉了好几把了。

本来就稍显凌乱的发型,现在更加乱了。一不做二不休,事已至此,吞佛干脆又狠狠揉了几下,触感蓬松柔软,细细软软的发丝,像小精灵,不停的挠着吞佛的手掌心。

吞佛低下头看他,正对上剑雪埋怨的眼神,那双眼睛太过清澈明亮,几欲看透魔心深处,吞佛几乎不敢与之对视。

“啊,剑雪,”吞佛轻咳一声,手指又随意的再次捻了捻剑雪的卷曲的发尖,“汝的造型真是特别,足以使人印象深刻。”

吞佛状似不经意的收回手,身子也慢慢坐回了凳子上,收手,挺身,撩衣衫坐下,一台动作行云流水,不见半点尴尬意味,甚至嘴上还有空打趣到:“剑雪,汝还是鸠盘神子时,也是这般发型,这般模样吗?”

砰——

“你取笑吾!”

不知道先前那句话是触动了什么机关,看似温和的剑雪无名竟然蹭的一声站起,还拍了桌子。

此时的茶棚,人客虽不及方才多,但也有一些。而刚刚那一声,声音不算太大,气势却足,震的人齐齐往这边看过来。

气劲散开,劲风吹荡,剑雪周身衣袍飘扬,长发飘飘,看起来倒真有一股武林中人要大发神威的气势。

吓得众人以为又有什么大事情发生,纷纷要走,急得茶店老板小二忙忙去追。

“与佛不同,吾曾是魔,不管轮回多少次,吾的面容,不会发生任何变化。”

“剑雪,吾……”

剑雪全然不给吞佛童子辩解的机会。

“鸠盘神子是这般发型,这般模样,剑雪无名亦然,如何,你看腻了!”

“无……”

吞佛童子摸着茶杯,看着眼前双目几欲喷火的剑雪,手指无意识的揉着额角。

吞佛童子也知晓,剑雪是真的生气了,偏偏,一向聪颖机巧,能言善辩的他,却也不知该如何是好,杀人的事他做多了,哄人这样的事,却还生涩的很。

“你看不惯,吾就离开。”

明明还是那清脆又独特的嗓音,吞佛童子却不知怎么,竟听出了一丝丝委屈。

吞佛抬头一看,正对上墨绿色衣衫的背影,他惊觉,剑雪是真要离开,于是也不管该如何措辞了,身形一动,就拦在他身前。

“剑雪,一言不合,就要告辞,汝认为这样好吗?”

剑雪无名只当没看见,没听见,不认识,他双眼平视前方,直接无视了吞佛的存在,与他擦肩而过。

扬起的墨绿发丝,如清风拂过吞佛的面颊,又似流水从他指缝间滑落。

吞佛童子握拳,他转身望着剑雪的身影,叹了口气,低沉的声线幽幽道来:“剑雪,方才吾所言,不过是玩笑话,汝千万不要介意,是吾错了,绝无二次。”

“嗯?”几乎是这一瞬间,剑雪转过身来,他伸手捋过身前的一缕长发,“你不必委屈自己。”

吞佛疑惑,“剑雪,汝何出此言?”

雨后的天空,碧空如洗。雨后的地面,积起了浅浅一层雨露,一个个或大或小的水镜,完美映照出了光影下的美丽光景。

枝叶上残留的雨露落下,溅起道道水文,剑雪垂目看着泛着涟漪的水面,上面倒映出他的面容。

他一手抬起,轻轻触碰自己的脸颊,接着,才缓缓口开,“魔界多美人,然,曾有人说过,吾相貌平平。你会腻烦,实属正常,不必勉强,吾会离开。”

“你……!”吞佛童子被气的说不出话来,他勉力压抑自己的怒气,抖着手指,颤巍巍的指着剑雪,“汝该知晓,对吾而言,其他人不是剑雪无名,自然也无意义。”

“你终于承认,你身边美人如云。你还承认了,在你眼中,吾果然是容貌普通。如此看来,缺吾一个,算不得什么。”

“剑雪!”

吞佛童子几欲吐血,他此时的感情真是分外复杂,胸口仿佛憋着一团火,又气又闷,焦灼非常。发泄出来,怕伤着珍重的人,忍着吧,可会气坏了自己,真怕憋出病来。

吞佛童子终于明白,曾经,自己的另一人格,一剑封禅,发际线为何会那么高了,恐怕是被剑雪气得掉了发,生生拉高了发际线。

(大家能够喜欢这篇文,真是太开心了,所以昨天大晚上,赶了一章出来,大家食用愉快哟😘)

(然后,再次强调一下,我一直认为吞吞是个精分,就双重人格那种,所以我这篇文里也是这样的)

(最后,其实除了本命cp外,其他的cp的话,我算杂食党了,心志一向不坚定,极易被安利,刀龙入的坑,为了剑雪宝宝回来疯狂补老剧,所以随着补剧进度,有无数种可能会萌上什么奇葩cp,所以以后要是产出什么奇葩cp文,大家见谅咯😉)

(最最后,这章是我对编剧的怨念……剑雪宝宝明明那么好看……)

评论(1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