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交无双(吞雪/双邪)

三十八 春卷剑雪与驯养
一莲托生这个老秃驴,是从哪个山头找来的,这样的鸠盘神子,度化成了这样的剑雪无名。

是哪里找来这样的人物?

这简直像一个骗局。

剑雪无名,好似为吞佛童子量身定做的毒药,一旦染上,就不可能再戒掉。

这个人,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节,都合他的心意。

一个吻,挑动他的神经,一次触摸,控制他的脉搏,一句话,让他怀疑人生。

整颗心,好似只为他而跳动了。

吞佛童子会活成自己吗,或许会,或许不会。什么才是自我,他也不很清楚,玄之又玄的东西,谁人又说得清。

但是,吞佛童子一定会活成剑雪无名所期盼的模样。

他的影响,如暗河,源远流长,绝不停歇,压抑在平静表面下的,是深邃汹涌的洪流。终有一天,会冲垮坚硬的地壳,喷发而出,重见天日。

表面看来,是吞佛童子欺骗了剑雪无名。

曾经一个骗局,抛却斩断了所有感情。

深层次看来,不如说是剑雪无名驯养了吞佛童子。

……

吞佛始终一言不发,他手指顿了顿,接着,执起剑雪的脚踝,将他双腿放在柔软的床上。

或许是进了上房,这床够大,夏日里,被子虽然很薄,却也出奇得大。

剑雪无名拉过一旁薄薄的一层凉被,身子一仰,舒舒服服地躺在上面,他裹着被子顺势一滚,骨碌碌滚到床里边去,谁料到用力过猛,碰到墙壁被反弹回来,慢悠悠地重新滑到了吞佛童子面前。

吞佛很想笑,他也确实没有憋住,笑出了声。

剑雪身子朝下,脸靠着被子和床单,只露出一点面颊,全身上下被裹得严严实实,挣脱不得,脑袋上绿油油的头发却很显眼。

吞佛童子看着被团成春卷的剑雪无名,揉揉他的后脑勺,戏谑到:“海藻味道的春卷,很独特,很有创意,不知道吃起来,味道会怎么样?”

他手掌盖在圆滚滚的被子上,伸手轻轻一推,剑雪的脸庞出现在他面前。

嗯,表情依旧很淡然。

但不知为何,吞佛童子看在眼里,却莫名觉得他有点呆。

“你吃过就知道了。”剑雪无名回了句话,侧头看了看床里边,接着两只眼睛直直盯着吞佛童子。

吞佛勾了勾嘴角。他翻身上床,端正坐好,一根手指戳戳软软绵绵的被子,推着春卷剑雪往里面去。

力气很小,推一下停一下,态度很不好,极其敷衍。

剑雪有点生气。

吞佛童子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一点。

他撑着脑袋看着再次滑到自己面前的剑雪无名,机智地一伸手,猛然抓住被子一角,手臂使劲用力一挥,春卷滚到了半空中。

吞佛眯眯眼,抖开被子,身子一动,一把接住半空掉下的剑雪,两人抱作一团,安安稳稳地滚到床上,被子极合时机的盖在身上。

他搂着剑雪,心中默念,姿势满分,动作很帅,非常完美,吾很满意。

抱住怀里暖呼呼的躯体,他心满意足。

孤枕难眠,以后终于不是一个人睡觉了。

吞佛童子蹭蹭剑雪的脸颊,“剑雪,你驯养我了。”

剑雪偏头看他一眼,“互相驯养。”

剑雪侧着脸颊,微微停顿,接着说,“你也亦然,圈住了吾。”

“哈,”吞佛童子笑笑,他觉得自己现在有点小开心。

其实是很兴奋。

他搂着剑雪,抱的更紧,“剑雪无名,吾来采访一下你,孤狼变家犬,汝作何感想?”

剑雪脑袋后仰,眯起眼睛,上下扫视一眼吞佛童子,他抬手,指指面前的人,朱唇缓缓吐出几个字,“凶性犹存。”

既是孤狼,变作家犬,凶性犹存。

“剑雪,剑雪,”吞佛童子脊背起伏,他凑上来吻吻剑雪鬓角的发丝,胸腔里发出沉闷地笑声,在他耳边呢喃着这个名字,两人鼻尖贴着鼻尖,是缠绵的模样,他金色的瞳孔,很是温暖,“知吾者,唯有剑雪。”

剑雪无名闭上眼睛,他沉默不语,气息平稳,好似熟睡。

吞佛童子却瞬间,明了了他的答案,他是亦然。

灵魂伴侣,何其难得。

心意相通,天生一对。

吞佛童子在谁的心中,有在剑雪无名的心中重要。

剑雪无名在谁的心中,有在吞佛童子的心中深刻。

他们温柔缱绻,相拥而眠,时间静默无言。

(已经确定了,我是慢热型的人,文风也是😳)

评论(3)

热度(27)

©螭以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