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交无双(吞雪/双邪)

四十三 腻歪

最后吞佛童子还是吃够了嫩豆腐,揩足了油,拥着剑雪在这小亭子里睡了个美美的觉。

吞佛童子醒来后,环着剑雪,他们并肩坐着。怀里抱着暖暖的人,看着亭外藤萝环绕,翠绿相间。庭前石板落花成堆,堆苔叠翠。

真是一个美好的下午。

据吞佛童子所说,他折回去向那小老板赔罪时,也顺便打听了下消息,也算收获颇多。

原来圆教村的繁荣不是一蹴而就,一切皆有因缘。圆教村被灭后,不知多少年,一位云游四方的僧人带来了一把圣剑,北域传说中被尘封多年的故事,又再次被揭开。

这位僧人来到圆教村,带来了勃勃生机,他兴建佛教殿堂,宣扬佛法,招募苦境各地的僧侣,只为重现当年佛门圣地繁荣昌盛的景象。

“数百年过去,如今的圆教村,也算没有辜负,他这一片苦心了。”

剑雪无名垂着眼帘,微微侧头,细心聆听着他的话语,他略微沉思,“你的意思,那把圣剑,就是杀诫。”

吞佛童子言简意赅,“可能性极大。”

剑雪蹭的一声站起,他眼睛里熠熠生辉,闪着亮光,很是开心的模样,脚尖一转,就要往外走,“在哪里,我们去取。”

吞佛童子忙忙按住他的肩,“这么雷厉风行,吾的话还没说完。”

剑雪微微蹙眉,拉下他的手,“有话快说。”

吞佛童子无奈,“那把剑那么重要,要这样急切?”

“你的东西,自然重要。”

“好,”吞佛童子闭闭眼,“走吧。”

剑雪眨眨眼,偏头看着他,似是疑惑,“你不是有话说?”

“没必要了,跟我来吧。”

吞佛童子说完脚步一转,侧身就要离开,却被剑雪一把拦住,这个海藻头的小朋友一手撑在他胸口,手上发力,挡住了去路,将他拦在了路中央,“吞佛童子,话说一半,你很讨厌。”

“嗯,”吞佛童子瞥一眼他手放的位置,嘴角带上一丝坏笑。

剑雪不明就里,两只亮晶晶的瞳孔里满是狐疑,他弯起手指点点吞佛童子的胸口,“有话直说,憋在心里,不会难受吗?”

吞佛童子却低低笑出了声,剑雪无名能够感受到手下布料下的肌肤传来的细微震动。

“剑雪,汝是在对吾袭胸吗,你手放的位置真是很特殊,”吞佛童子抬手覆上剑雪的手,向下按了按,轻声细语继续慢条斯理地调情,“现在,你有感受到什么吗,手下的触感怎么样?”

剑雪呆了呆,一时无言,稍稍地怔愣过后,随即涌上的是无尽的羞恼,“你!”

剑雪无名立刻抽出手,他使劲瞪了吞佛童子一眼,迅速转身过去,不看身后人令人讨厌的笑脸,只留给他一个毛茸茸的后脑勺和泛红的耳尖。

“哈哈哈哈哈,”吞佛童子从背后按住剑雪的肩,两手向下轻轻一滑,乘着人还未回神时,将他一把抱起来转个个身,他望着剑雪说,“总用背影对着吾,吾也会不开心。”

剑雪低头,伸着手指戳戳吞佛童子的眉心,“是你,总不好好说话,吾更生气。”

“噢,”吞佛童子低低应了一声,“那吾还要加上一句。汝总用背影对着吾,吾不开心,吾还是想看你生气的样子,这样吾心情,会比较好。”

“哼,”剑雪冷笑一声,他手上使劲,狠狠戳着吞佛童子的眉心,竟然戳出了一个小坑,用力之大,俨然可见。

吞佛童子偏偏脑袋,奈何没躲过去,他揉揉眉心,接着扬起眉毛,对着剑雪无名展露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剑雪,汝以为,只有你可以动手动脚吗。”

“嗯,”剑雪不置可否,最后他垂下眼,浓密卷翘的睫毛盖住秀丽澄澈的眼眸,看着面前的人扔出一句,“你尽管试试看。”

吞佛童子眼里闪着狡黠的笑意,他抱着剑雪腰的手臂一动,缓缓下滑,最后停留在剑雪的臀部,拖着他臀部的手,探进层层衣衫里,隔着薄薄的一层内衫,在饱满挺翘的臀上狠狠一揪。

很突然的袭击,剑雪无名眨眨眼睛,吞佛童子手心的热度很高,带着酥麻的疼意和阵阵热流传入脑中的一刹那,他白净的脸皮上瞬间涌上来一阵红晕。

热气上涌,他微微抿着唇,竟不知作何反应,剑雪无名看着眼前依然作恶的人,越看越气,他身子抖了抖,抬手就给了吞佛童子的脑瓜子一巴掌。

这真是完全不经思考的举动,手挥出后的瞬间,剑雪无名才回神,于是,他默默收回手,背到身后,装作什么不知道的样子。

不过,这一巴掌,很是快意。

剑雪无名垂着脑袋,默不作声,脑海中却突然跳出了这么一句话。

他软软的绿色头发垂下来戳着吞佛童子的脸颊,毛茸茸的发尖一副讨好卖乖的模样,直戳到人心坎里。吞佛抬眼看着剑雪现在的样子,嗯,很安静,貌似是知道错了。

不过,这一次,再卖乖也没用。

吞佛童子微微侧着头,皱着眉头,他闭闭眼,感受着后脑勺上的疼痛,不用看也知道,发髻肯定乱了,发型不完美,摆什么姿势,做什么造型,都是白搭。

他手下动作才停没多久,接着又狠狠掐了一把嫩豆腐,听闻怀中人传来一声闷哼,才稍稍满意,他口气冷冷地道:“剑雪,汝胆子变大了,竟敢打吾?”

“嗯,”剑雪无名抬眼看他,明知道此时应该安静安静再安静,偏偏还是忍不住呛声到,“吾就打你,能奈我何?”

一出口,剑雪立刻告诫自己,下一次不再开口,要谦让,谦让他,让他又何妨。

“剑雪,”是吞佛童子咬牙切齿的声音,“汝最好不要说话。”

“为什么不让吾说话,吾偏要说。”剑雪无名捂着脸,还是忍不住和他呛声,怎么办。

“哈,”吞佛童子闷笑一声,“能奈我何是吧,剑雪,汝以为,你还有什么事情,是吾所不知道的吗?”

剑雪两手环住吞佛童子的脖颈,皱着眉头,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什么意思?”

“哼,什么意思,你马上就知道了。”

“你做什么。”剑雪低头看着吞佛童子的动作。

“剑雪,汝是傻瓜吗,这么明显还看不出来,脱衣服,知道吗。”

“当然知道,但问题是,为什么要脱我的衣服。”

“哈,”吞佛童子斜睨他一眼,面上的表情好似在问“你说呢”,他缓缓给出一个答案,“当然是为了,更好的惩罚你啊。”

“嗯,你要怎么惩罚?”

“汝立刻就可以知道了。”

话未完,吞佛童子已经噙住了剑雪的唇,他的舌灵活的滑进了剑雪的口中,他们唇舌相接,正吻得难舍难分之时,剑雪却突然涨红了脸,眼角渗出泪水,身体不住地颤抖起来。

一切皆因某只作怪的手。吞佛童子很坏心眼,趁着剑雪无名闭眼享受亲吻,毫无防备时,一手伸到了剑雪的胳肢窝下,挠人痒痒,这是多么恶劣的行为,简直不可饶恕。

“唔唔哈……”剑雪无名很想笑,奈何嘴唇被吞佛童子堵的严严实实,一口气憋在胸腔里,上不来下不去,憋得他他两颊通红,身体颤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原先扶住吞佛童子脖子的手,也变成了推拒。

剑雪宝宝从来不知道自己竟然怕痒。

这种事情,吞佛童子为什么会知道。

剑雪后仰着脑袋,努力逃避这个亲吻狂魔,然而吞吞总不会让他如意,吞佛童子臂力惊人,他一手按住剑雪的后脑勺,继续堵他的嘴,一手抱着他前走几步,直接将人抵在红色梁柱上。

亭角绿藤环绕,花雨纷纷,在这里亲吻,这真是很有诗情画意的一幅画面。

然而,事实上却非如此。

“唔唔……你奏凯,吾要笑……”剑雪使劲推拒着吞佛童子的胸膛,口齿含混不清。

吞佛童子肯定练习过腹腔说话,他声音虽然闷,但还算清晰,他捻着剑雪脖颈后的皮肉,说到,“这是惩罚,无回旋的余地。”

事情的结局就很在意料之中,惹毛了剑雪宝宝的后果是,剑雪努力憋着笑,积蓄力气,用力咬了吞佛童子的舌头,趁机逃脱了吞佛童子的魔爪。

吞佛童子后退几步,他捂着嘴,眯了眯眼,舌头出血了,想要说话很艰难,这种口不能言的经历,吞佛童子分明记得曾经也有一次。只是,他没想到还会再经历一次,还是以全然不同的方式。

不过,这种方式真是新奇。

剑雪微微喘了口气,看着吞佛童子现在的模样,缓缓吐出一句,“自作自受,这种惩罚方式,只有你想的出来。”

吞佛童子抬眸看着剑雪,他皱着眉,很是艰难地从嘴角缓缓溢出一道声音,“不必夸奖吾了,真是很疼。”

剑雪拍拍他的肩,“谁要夸你,给吾看看。”

吞佛童子依言让他看自己舌苔上的伤口,随即剑雪发现了一个尴尬的事情。

他看不清。

据剑雪无名之前看得那本著作所说,根据异度魔界官方记载,吞佛童子的净身高,真的是很高。

一剑封禅的时候,两人看上去身高相差不大,主要是剑雪宝宝的发型占了太大的优势,一头零乱又格外有型的海藻头,三百六十度向外延伸伸长,硬生生拔高了他的身高,看起来似乎和一剑封禅不差。

而现在不一样了,吞佛童子变聪明了,不仅换了个造型,遮住了发际线,发髻还梳得那么高,如果站在异度魔界众人中间,那就是鹤立鸡群,特别显眼。

于是,这一对比,剑雪宝宝的优势不在。

剑雪无名抿抿唇,他继续按住吞佛童子的肩,声音闷闷的,“低下头来,嘴张大点,吾看不清。”

剑雪看着那伤口,眨眨眼睛,摸摸下巴做思考状,“伤口很深,现在要怎么办?”

“唔,现在知道问怎么办了,咬得时候,汝怎么不心疼?”

被这样说,剑雪顿感委屈,“没有的事,明明只心疼你。”

“好了好了,”吞佛童子捂着唇制止他接下来的话,“汝说话可以内敛点吗,总是撩人。”

剑雪悠悠看过来,望着吞佛童子的眼睛,瞳孔里的意思很明显,你以为你说话很内敛咯。

眼神交流很是成功,吞佛童子刚欲回话,才一动舌头,就忍不住闷哼出声,“嘶……”

剑雪忙忙抓住他的手,一手去捂他的嘴,“别说话了,安心做个哑巴。”

吞佛童子可不甘心,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的唇瓣总是擦过剑雪的手心。

剑雪不为所动,坚持着不收回手,吞佛童子看他无动于衷的模样,忍不住笑笑,接着拉下他的手,在剑雪的手心上缓缓写下几个字。

替吾舔舔,就不痛了。

很言简意赅的几个字,剑雪感受着手心上的痕迹,狐疑地看着他,“真的吗?”

当然,吾不会骗你。

剑雪默然,这句话的可信度太低了,不过他还是选择了照做,“好,吾就信你。”

剑雪将舌头探进吞佛童子的口中,去够那伤口,他一靠近,对方就退,一退再退,剑雪内心很无奈,他眨眨眼,吞佛童子,又调皮了。

算了,缺爱的魔,需要纵容。

触碰到伤口时,剑雪才突然发现,好似是咬得太重了,伤口怎么这么深,好似留了不少血。

他闭着眼,细细舔舐着伤口,唇舌的力度温柔又坚定。

吞佛童子看着剑雪的面容,心神一动,他揽紧剑雪,回馈他以一个温热湿濡的吻,带着浅淡的血腥味。

他们吻得很轻很柔,隔着衣衫互相抚摸对方的身体,最后身体紧贴,感受来自对方的热度。

暮色苍茫,剑雪穿着薄薄一层内衫,抱着衣服,望着黄昏天边西沉的夕阳,面色平静,悠悠说出一句话,“明明说好,要去寻剑。”

结果,又腻歪了一天。

(提前写出来了,因为五一明天要出去耍,然后……明明说好,要写高潮,结果,又啰嗦了一章,这是我的心声)

(粗长的一章,足足四千字,够不够力,给不给劲,快夸我,要表扬和小红花~)

(最后,剧情进展这么缓慢,这文可以改名了,不用叫知交无双了,叫吞雪/双邪日常二三事就挺好的)

(然后,说实话,写得时候很开心,就想这么写,两个人互相斗嘴互怼都好萌,然后写得太开心了哈哈哈,构思的装在脑子里的大纲就被我pia飞了哈哈哈哈哈)

评论(3)

热度(31)

©螭以恒 / Powered by LOFTER